首页 >菜谱

我若征天第六十六章一切只因强者

2020-01-25 02:06:14 | 来源: 菜谱

我若征天 第六十六章 一切只因强者

这一路上,一行四人仅是在山脉深处,就见到了数十位同门的尸体,宗门核心深处的四大分院该是个什么情形,他们不敢想象。

夏丞用自己的乾坤袋收了那些尸体旁边的不少法宝,陈蛮也偶尔不动声色的将一些不起眼的法宝放进自己的多宝录里。

此时陈蛮前面的那枚玉佩飞行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竟直接化作一道流光,与法宝飞剑不相上下。

陈蛮带着三人跟在那玉佩后头,前行了数百米便听见一阵打斗的声响。

“东来王家的人,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哼,我们要干什么你不用管,反正你今天必须得死。”

“要杀我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这两个声音中有一个就是金木的,陈蛮虽然未见其人,但闻其声音也早已心知肚明,四人当下加快了滑行速度。

金木的洞府之外,与他对敌的同样是黑布掩面,腰悬一块紫气东来玉佩的人,无疑是那东来王家的高手。

此人也是引气期的修为,具体几品很难捉摸,但他使得一手好鞭,这娘们用的法宝在他手里同样被耍的有模有样。

金木靠一根捆仙绳对上那人的软鞭,根本是难以招架,眼看正一步步落入下风,被逼到自己的洞府石门附近。

当那软鞭缠上金木的手臂,那王家之人要将金木拉倒自己身前时,最先赶到的陈蛮悍然出手,直接飞出一枚三寸剑丸。

那枚剑丸没有刺向软鞭,而是直接飞向使鞭子的人,带着一层薄弱的剑气直逼那王家之人脑袋侧面的大穴而去。

“什么人,敢坏我王家好事!”

那人感受到剑丸来袭,被逼无奈的收回了软鞭后,转头一脸怒容的瞪着陈蛮。

“师弟,你怎么来了?”金木也有些惊讶的看着陈蛮,他显然没有料到在最后的危急关头能救下自己的,竟然是这个才入内宗不久的xiǎo师弟。

这时何蛮子也落在陈蛮身后,夏丞与辰北二人也随后赶到。

还没等陈蛮开口,金木便一脸焦急道:“师弟,你们快走,他们是东来王家之人,好像要杀尽我炼器宗的年轻一辈!”

看着金木那诚挚的眼神,陈蛮不禁在心里有些感动,自己都处于水深火热的境地,还能担心同门的安危。

这样的师兄,炼器宗怕是再找不出第二个来。

“既然来了,那就别急着走,坏我王家好事之人,先把命留下再説!”

那使软鞭的男子绷直了手中长鞭,鞭子发出啪的一声脆响,随后他也不管金木,而是将目光投向陈蛮。

“你们王家这次派来了不少引气期的强者,看来是铁了心要断绝炼器宗的后路了。”陈蛮对那人笑道,同时也酝酿着飞回手中的剑丸。

就在这时,又有一人从天而降,同时传来了含有一丝警告意味的声音,“那四个人都是我的,你可别想打他们的注意。”

落在四人不远处的,正是王升,还有他那把明晃晃的金环大刀。

之前靠软鞭对敌金木的那人,在看见王升时冷哼一声,但却将目光重新放在金木身上,不再用那看待猎物一般的眼神看陈蛮等人。

王升落地后对陈蛮笑道:“xiǎo鬼,跑啊,你怎么不跑了?”那笑容中的挑衅意味颇浓。

分明他也是个二十不到的年纪,却也好意思直呼陈蛮xiǎo鬼,这就是实力差距带来的好处,修真界不靠岁数,只凭本事説话。

陈蛮冷哼一声不搭理他,转而对夏丞问道:“来的这一路上收了那么多法宝,能不能施展星域?”

“我就是要准备星域,才收了那些师兄弟法宝的。”夏丞轻轻一笑,笑容中透出了极为强烈的自信,甚至对王升的不屑。

王升也感受到了夏丞这莫名的自信,当下心中一愣,随即便以为是夏丞在故意造势,想唬他一把,表情自是不以为意。

夏丞取出了自己的乾坤袋,笑着对王升问道:“我説我一招就能把你打趴下,你信不信?”

“一招?好,那我就站着不动接你一招。”王升好像听到了天底下最逗趣的笑话,不知是不把夏丞当回事,还是对自己的实力过于自信。

“星域!”

夏丞双掌将乾坤袋高高托起,乾坤袋也是袋口大张,数十件各不相同的法宝从其中飞出,搭建成一条满是宝光的长河。

此法宝长河星域一出,王升顿时目光变色,不由分説架起手里那金环大刀就要对敌,却不想夏丞的星域却在他面前突然一个急转直下。

星域的目标竟然是正在攻击金木之人,此人正要将软鞭再次缠在金木手上,好死不死的把后背暴露在夏丞面前,给夏丞提供了这大好机会。

金木早在乾坤袋掉头之际,就洞悉了夏丞的想法,当看到陈蛮那阴谋得逞的笑容时,他更是毫不犹豫的甩出一招大火球术。

这大火球术并非是为了配合夏丞将那王家之人击杀,而是为了扰乱他的感知,拖延他发现星域来袭的引子。

果然,那王家之人被金木一招大火球术给吸引了注意力,当王升大骂白痴的声音传进他耳朵里时,星域已经停在他头dǐng上方。

那人匆匆一鞭子甩向扑面而来的火球,将金木的大火球术破开之后,鞭头就直接一个盘旋升到他头dǐng上空。

然而他面临的是夏丞的绝技星域,这种以众敌寡贵多不贵精的大范围杀伤术,和寻常法术所走的路线截然不同。

软鞭在他手中只拦下了从天而降的三把长剑,但其他的诸如捆仙绳、散魂爪、三角幡等等炼器宗常见的法宝,早就从四面八方开始朝那人围剿。

好端端一个大活人,引气期的强者,此刻竟是被诸多法宝围困,身陷宝光之中不能自拔。

这时陈蛮已带着三人赶到金木身边,王升竟没有打算要出手救那被星域困住的人,想来在王家他们之间的竞争也是相当激烈。

仅仅三个呼吸左右,夏丞便收回了星域神通,乾坤袋落在主人手里,袋口紧闭。

“你是不是也要试试我这门神通?”夏丞挑衅的看着王升。

王升嘴角勾出一抹笑意,突然哈哈大笑,“区区聚灵五品,也敢在我面前装腔作势?施展了刚才那一招术法,你的气海分明已经油尽灯枯!”

不愧是引气期的高手,一语diǎn破了夏丞竭力隐藏的虚弱一面,能够一眼看透这diǎn,想来王升的修为少説也在引气三品上下。

陈蛮眯着眼睛,低声对身边四人説道:“我们现在都不在全盛状态,不要跟他硬拼,想办法先找到其他师兄弟再説。”

“对,王家的人要对炼器宗的弟子赶尽杀绝,王寿一定也有危险,我们赶紧从这里抽身去支援他。”

听见这句话,陈蛮真想抽金木一巴掌好让他清醒一下,心想这还真是个难得一见的烂好人,简直是热心过头了······

想了想陈蛮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道:“王寿跟王永王元两兄弟都是东来王家的人,好像还是个什么少爷,反正不用管他。”

金木听到这里勃然大怒,体内气机毫无保留的爆发开来,“这么説,东来王家是早就盯上我们炼器宗了?”

“你们聊够了没有,想跑?行啊,我给你们一个机会。”王升提高了嗓门,“来个人接我一招,能不死我就给你们一盏茶功夫如何?”

何蛮子怒吼一声就要上前,却被陈蛮死死摁住肩膀,当他扭头时只见陈蛮已经踏出一步,“我来接他这一招!”

陈蛮没有想过要讨价还价,在如此情形之下,对方能给他们这样一个机会已经殊为不易,陈蛮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合理。

归根结底,一切都只有一个原因,王升在他们面前,是强者!

看到有人自告奋勇做那出头的鸟,王升的表情就像是耍猴人似的,手里的大刀挽了个漂亮的刀花,大喊一声有魄力!

只见王升周身气机快速运转,呼吸之间在体内周转了上万里都不止,引气期强者的气海恐怖,再一次在众人面前展露无遗。

金环大刀被王升竖着摆在面前,刀刃朝陈蛮刀背向自己,伸出左手食中二指聚灵气于指尖,轻轻在刀背上抹过。

被王升两根手指抹过的地方,金环大刀开始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似乎变得更为锋利。

当那二指终于将整条刀背的龙骨划过时,那把金环大刀彻底爆发出三寸有余的剑芒,如蟒蛇信子一样向外吞吐不定似在示威。

陈蛮对那刀芒的凌厉视而不见,始终是自顾自的踱步上前,他已经想好了,就用自己最用不上,但却是最值钱的法宝来扛这一刀。

幻音笛。

能被和王家齐名的西域宇文家都有意刻上姓氏的法宝,总不会是什么地摊货吧?

对峙的两人同时大吼一声冲向对方,陈蛮本该是接王升一招的,但他却出了奇兵,转守为攻主动迎上王升。

其他人一个个盯着,目不转睛随时准备出手,何蛮子的手心已经被汗水浸透,暗地里为陈蛮捏了一把冷汗。

厦门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温州市第六人民医院
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徐州白癜风的最新治疗方法
绍兴能治男科的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