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菜

大夏王侯第五百八十八章错信1

2020-01-24 21:01:37 | 来源: 热菜

大夏王侯 第五百八十八章 错信

文轩宫,和谈前夕,沐千殇、落星辰,剑二现身告别,此前抛下自己的事前来帮忙,如今事了,也该离去。

青柠送来了酒,旋即便没有打扰四人。

男人之间的感情,女人很多时候不懂,也不需要懂。

音儿坐着门前,双手托着小脑袋,看着四人,无聊发呆。

“知命,敬各位好友”宁辰端起酒坛,正色道。

“咣”

酒坛相碰,心声在酒中无言,四人大口灌了一口酒,苦涩,辛辣,各自品味。

“知命,我会在荒城等你,办完这里的事,不要忘记我们的约战”剑二放下酒坛,首先离去。

“我也走了,后会有期”

落星辰也放下酒坛,挥了挥手,迈步离去。

“好友,保重”

最后,沐千殇道了一声别,旋即目光看向一旁的音儿,轻笑道,“音儿,快快长大,给千殇哥哥做新娘”

“我不要”

音儿赶忙摇了摇头,直接拒绝道。

“太打击人了”

沐千殇哈哈一笑,洒脱离开。

“保重”

文轩宫前,宁辰看着三人消失的背影,轻声呢喃道。

相见时难别亦难,此次分别,再会已不知何时。

“这些人成长的可真快”青柠走出,轻叹道。

“一域天骄,岂会输给任何人,曾经春秋鼎盛的神州大地,也只剩下他们了”宁辰感慨道。

夫子,道魁,暮白,永夜教主,剑一,凯旋侯……多少武道顶峰,即便受制天地,修为难以寸进,然而,最后的武道成就,依然傲世天下。

他们若还活着,神州何惧任何人。

“和谈结束之后,你准备去哪里?”青柠问道。

“找天府星尊谈一谈,然后,继续寻找仙尸巡游的下落”宁辰回答道。

“我呢?”音儿开口,宣示存在感。

宁辰蹲下身子,揉了揉小丫头的头发,轻声道,“音儿,你出来的时间不短了,要不要回去?”

音儿拍掉脑袋上的大手,噘嘴道,“你这是过河拆桥”

“呵”

宁辰轻声一笑,道,“你也可以跟着我,我教你武学,真正的武学”

一旁,青柠闻言,神色凝下,明白了其话中何意。

“你决定了?”青柠正色问道。

“恩”

宁辰点了点头,微笑道,“除了炽儿,我还没有真正收过弟子,青柠姐不是说过,做人要有承担吗,我欠剑主的恩情,便还给音儿吧”

“我能不叫你师父吗?”音儿试探道。

“可以,你想叫什么都行,以前让你叫宁大哥,你不也没叫过”宁辰轻笑道。

音儿一脸开心地点了点头,道,“那你得陪我回一趟铸剑山庄,将此事告诉剑主爷爷”

“恩,明天和谈之后,我们便去”宁辰应道。

“我去准备拜师仪式”青柠开口道。

“不用那么麻烦”

说完,宁辰右手一挥,殿内桌上,一个酒杯飞来,落在了小丫头身前。

“音儿,敬我一杯酒”宁辰正色道。

音儿拿起一旁的酒坛,倒了一杯,旋即端到前者面前,展颜一笑,道,“不许反悔哦”

宁辰笑了笑,接过小丫头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正式认下这个弟子。

旁边,青柠无奈地摇了摇头,什么乱七八糟的拜师仪式。

“拜师礼!”仪式结束,音儿摊开小手,理直气壮道。

宁辰伸手,轻轻点在小丫头的额头,顿时,一篇篇复杂难懂的经文没入了后者灵识中。

“这是什么啊?”音儿晃了晃小脑袋,不解道。

“天书”宁辰轻声道。

音儿闻言,大眼睛闪过一抹异色,天书?似乎听说过。

“不要告诉别人,这东西很多人想抢,明白吗?”宁辰提醒道。

“恩,我明白”

音儿使劲点了点头,应下。

做完这些,宁辰想了想,起身看着眼前的女子,开口道,“青柠姐,万一,我是说万一,我的身份不慎暴露,再次对上天下诸教,音儿就拜托你照拂一二了”

“不要说丧气话,不会有这一天”青柠轻声斥道。

宁辰笑了笑,没有再多说,未来的事情,谁也不知,魔的存在,终究不被天下所容。

“青柠姐姐,你们在说什么?”音儿听的迷迷糊糊,不解道。

“一些小事,音儿,不要打扰你师父休息了,今天去青柠姐姐那里吧”青柠说道。

“好”音儿点头道。

不久后,青柠带着音儿离开,宁辰独自一人静静站在文轩宫前,眸中思绪,一道道闪过。

“魔,你不该收她为徒”四十九位男男女女的声音响起,道。

“我要做什么,不用你管”宁辰冷声道。

“你的牵挂越多,魔劫便越不可能度过,这是自我毁灭”太上天平静道。

“这不正是你们乐意看到的吗?”宁辰讽刺道。

“你并未为祸世间,而且有功于人间,太上天,非是是非不分之人”四十九人齐声应应道。

“你们怎么想,我不关心,待此事了结,我便会兑现诺言,为你们找寻合适的肉身,此后,你我之间各不相欠”宁辰淡淡道。

太上天沉默,片刻后,轻声一叹,道,“魔,奉劝一句,不论任何原因,你的身份都不能暴露,千万不可试探人心,因为,人心经不起任何试探”

宁辰没有再接话,看着天际,静思不言。

翌日,停战的两军前线,两境至尊齐齐现身,为首,朝天熙,萧别离,赵流苏,离山尊等人对视而坐,共商和谈之事。

具体事宜的商定,双方谈了整整一天,期间颇多争执,不过,最终还是达成了共识。

营帐外,宁辰静立,并没有参与谈判。

和平,来之不易,他已做完该做之事,能否真正维持这份和平,便看天府和界内诸教的诚意了。

夕阳将落之时,朝天熙和萧别离走出营帐,神色间皆有着感慨,不管怎样,战争结束了。

“天相,传令下去,全军撤退”朝天熙轻声道。

“是”

萧别离领命,旋即朝着天府大军走去。

朝天熙看到不远处的知命,想了想,迈步走了过去。

宁辰看着走来的天府星尊,微微一笑,道,“这些快就谈完了?我还以为,要谈上好几天”

“只要界内能和平接纳吾境百姓,其他的,做出再多让步,都值得”朝天熙轻声道。

“五域若是多些像星尊一般的人,我想,这场战争,天府早就败了”宁辰脸上带着笑容,不无感慨道。

“知命侯,吾境从未输给界内,只是输给了你”朝天熙平静道。

宁辰淡淡笑了笑,道,“此事谈论输赢,已无意义,星尊,我的身份还望保密,泄露出去,对于谁都没有好处”

朝天熙轻轻点头,道,“明白,不过,吾真心替你不值,这样中州诸教,不值得你帮他们”

“我帮的,从来都不是中州”

宁辰看着谈判的营帐,平静道,“星尊,时至今日,我不妨对你说实话,若天府的实力只相当于一个中州,这场战争,我绝不会参与,但,天府的实力超出中州太多,或许,星尊不好战,只是希望给天府百姓寻找一片安身之地,然而,天府其他人呢,顺利打下中州后,会就此善罢甘休吗,败时,星尊可以制止他们,但是,胜利时呢,星尊还能阻拦吗,人啊,终究不是圣贤,永远都在追逐更多的利益,这是本性,无法改变”

朝天熙沉默,片刻后,轻声道,“知命侯,你对人心的了解,当真让人恐惧”

“经历的多了,刻骨铭心的教训而已”宁辰应道。

自封侯以来,这些事,他已见识的太多,人心易变,背叛,诬蔑,赞扬,感激,期盼……这个世上,最可贵的是人心,最污秽的依旧还是人心。

“星尊,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明白,当日一战,你的伤势为何会比在竞锋城时还要严重?”宁辰扭过头,不解道。

十日前的一战,他们能胜,多少有着一些出乎意料,本来,在他的预计中,他们的胜算,至多也就是五成。

“半个月前,仙尸巡游经过天恒城,与吾境传送大战冲撞,迫不得己,吾只能出手阻拦,可惜,最终依旧未能成功”朝天熙如实说道。

宁辰神色一震,道,“仙尸巡游?去向哪里了”

“东边,应该是东域神州”朝天熙应道。

宁辰闻言,眸中爆发出耀眼的光芒,算算时间,那个时候他也在东域,是错过了吗?

“知命侯,吾还有事情需要安排,先走一步了,后会有期”

看着前者变化的神色,朝天熙并没有多问,告别道。

“后会有期”宁辰回过神,应道。

朝天熙看一眼西方的夕阳,旋即跟随大军撤退的方向一同走去。

宁辰注视着前者渐渐远去的身影,轻轻一叹,终于,都结束了。

就在这一刻,宁辰注视的双眸突然狠狠一缩,脸色剧变。

“呃”

远方,毫无防备的朝天熙,身后,两道身影出现,一道紫色,一道金色,磅礴一掌,同时映在前者后心。

喷洒入空的鲜血,染红天际,更染红和平的期盼,艰难回首的朝天熙,目光透过两人,看着远方的知命侯,这一刻,尽是错信和悔恨。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好吗
贵州银屑病医院预约挂号
太原最好的白癜风专科医院
柳州知名癫痫病医院
安徽妇科医院那个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