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食

蜂狂都市第四十二章恐吓

2020-01-24 19:57:10 | 来源: 饮食

蜂狂都市 第四十二章 恐吓

“是他们先动的手,为什么抓我们?”吴猛自然不服,挣扎着冲徐有亮喊道。

“没错,即便要调查也得一起带回去,你们肯定是一伙的,如果不给老子道歉,明天老子就把这事全捅上去!”小胖子闵浩叫嚷的声音更大。

见吴猛和闵浩竟然不配合,徐有亮从一个保安腰里抽过橡胶棍,冲着两人怒声吼道:“嚷什么嚷,造反是不是,再不听话信不信抽你们!”

“我草......”“行了耗子,先忍着!”步凡怕闵浩吃眼前亏,连忙制止了他的冲动。

“怎么,还他妈想动手?我告诉你们,老子这次玩死你们!”见步凡等人被控制,姜东睿又开始嚣张起来。

“怂货一个,一共PK了两次,上次被猛子差点踹死,又被教官罚站俩小时,几乎没晒成鱼干,这次更好,吓得直接下跪求饶,姓姜的,我要是你,早就找根杆吊死去了,免得丢人现眼!”步凡的话恶毒至极,句句直戳姜东睿的痛处。

“我草你大爷!”姜东睿果然被激怒,抬腿便朝着步凡的肚子狠狠踹去,而一旁的徐有亮却袖手旁观,连拦都没拦一下。

当姜东睿的脚刚刚沾着步凡的衣服,一抹寒意骤然在步凡眼中浮起,两只手闪电般在姜东睿的脚踝上一划而过,随后腾腾腾后退了三四步,蹲在地上捂着肚子一脸痛苦呻.吟了起来。由于速度太快,众人谁也没有看到步凡的小动作,只看到步凡被姜东睿重重踢了一脚。

“老三!”

“三哥!”

吴猛和闵浩大惊,甩开保安便朝蹲在地上的步凡冲去,但没跑两步,又被几个保安用橡胶棍给逼了回来。

“疼,疼,疼死我了!”正在这时,踢人的姜东睿突然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抱着左脚惨嚎了起来,剧烈的疼痛使得姜东睿的额头瞬间步满了豆大的汗水。

原来,步凡压根没想着放过姜东睿,用计出言激怒姜东睿使他失去理智攻击自己,步凡趁机卸了的脚踝不说,并且还往姜东睿脚踝里注了一丝溶血因子和神经毒素,溶血因子使得他的脚踝迅速积水肿胀,这样一来,在水肿不消的情况下,再高明的医生也无法帮他接上。

而神经毒素则会对姜东睿的脚部神经造成腐蚀,随着神经慢慢坏死,即便以后脚踝接上了,也会因为左脚神经枯萎而变成残废。步凡的信条就是,既然整了,就整得他永世不得翻身。

旁边,不知情的众人一头雾水,不知道姜东睿犯什么病了。

“应该是刚才踢人过猛闪着了脚踝!”一个看热闹的临床专业大四学生在查看了姜东睿肿得跟馒头似的脚踝后,对徐有亮凝声说道。

“这个废物!”徐有亮低声嘟嚷了一句,命令其中一个保安送姜东涛去校医院。

“报告,我肚子疼,我也要去医院!”地上的步凡一脸痛苦的说道。

“你的问题还没交待,给我忍着!”徐有亮怒声吼道,然后指使剩下的几个保安把步凡四人强行押回了保卫科。

没有人知道,就在步凡等人被带回保卫科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在校行政楼前停了下来,车门打开,荣老手里紧紧攥着一只白色小瓷瓶从车上走下,此时的荣老脸上泛着红晕,甚至连呼吸都有点急促,看得出他此时心里很不平静。

下车后荣老没有停留,急匆匆朝着大厅的电梯间走去,进了电梯,直接摁下了八楼的摁键,校长周清野的办公室便在这一层。

“怎么着,交待吧!”校保卫科一间用来惩罚学生的禁闭室里,徐有亮冷笑着对步凡四人说道。

“交待什么,我们是受害者,你应该去找姜东睿才对!”步凡毫不示弱的说道。

“嘿,给脸不要脸是不是?”徐有亮怒了,一拍桌子:“入室强歼,聚众斗殴,行凶伤人,哪一条都够把你们给开除的,你们考上大学不容易,劝你们可别自误前程,机会只有这一次,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姜东睿实施计划前曾送了五千块钱给徐有亮,周晓民被那个女生的男友押回宿舍时保卫科没有露面也正是因为此,除了这些,徐有亮还有另外一个任务,那就是万一前面所有计划都失败了,由徐有亮带人收场,务必扣实步凡等人的罪名,争取把他给赶出学校,最起码也得记大过处分。

为了报仇,姜东睿可谓是殚精竭虑,而这一切,也正在按姜东睿的计划进行着,只是他唯一没有算到的是,自己的脚竟然被步凡设计扭伤了,而且以后还极有可能变成残废。

“嘿,嘴还挺硬!”见步凡压根不惧自己,徐有亮抖着手中的本子冷笑道:“既然你们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这里有受害女生的控诉以及证人的证词,另外里还有刚才你们伤人的视频,这些材料如果递到校长那里去,至于后果,你们可以自己想象!”

徐有亮此言一出,周晓民脸色顿时惨白起来,双手乱摆,声音里带着哭腔:“不是我,不是我干的,求求你,真不是我干的!”说着,周晓民顺着墙瘫坐了地上,然后抱着脑袋大哭了起来。一向胆小的周晓民被徐有亮的话吓坏了。

“老二,起来,我不信他能把咱们怎么着!”吴猛气恼之下,朝着周晓民的屁股踢了一脚。

“二哥,能不能硬气一点!”见周晓民这么胆小,闵浩气得小脸铁青。

步凡走到周晓民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扭头对徐有亮冷声说道:“本子在你手里,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有本事把受害者和证人叫来,我们当场对质!”

“你们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徐有亮指着步凡几人冷笑道:“要见受害者和证人是吧,我成全你们,另外我还告诉你们,派出所的警察一会儿就到,到时候希望你们还这么硬!”说罢,徐有亮便指使一个保安去把受害者和证人找来。

听徐有亮说已经报了警,蹲在地上的周晓民脸上充满了恐惶,身子抖得更厉害了!吴猛和闵浩仍是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压根没把徐有亮的威胁放在眼里,步凡眉头微皱,脑子急速的运行着,他在思索怎么破解这个针对自己等人的圈套。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肖明第
北京市中关村医院怎么样
安顺癫痫医院哪治得好
河源牛皮癣专科医院
长沙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