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食

帝玄天第二十八章储物袋

2020-01-24 18:12:40 | 来源: 饮食

帝玄天 第二十八章 储物袋

thumar0614:00:00cst2014

“不对!”

刚刚奔出外洞,黎晨脑中划过刚才看到的巨大灰影,小心的转身回去,待得看清之时,这才松了口气。

这处石穴比外面小了一倍不止,内里一块巨大的凸起岩石,占据了小半,其上赫然有一具庞大无比的森白兽骨,比铁背熊大了两倍有余,正是此物将黎晨吓退。

看着那兽骨形状,与头颅处足有两尺于长的暗青色尖锐长角,黎晨断定这是一头不知名的牛形妖兽。

看其体型,起码是二阶中期以上,甚至后期乃至巅峰都说不定,至于以上,黎晨不敢想,单单是这骨架所散发的气息,就让他有种气闷的感觉。

“元石!”

黎晨眼中精芒一闪,快步上前,从骨架肚腹下的金黄色枯草中,抓出了一块散发淡淡青白色光晕的晶体。

将其上枯草尽数扒下聚拢成一堆,丢入火把,登时整个洞窟火光通明。

仔细将这巨石的每一处角落搜索完全,找出了足足近三十块元石,只不过其中有小半光泽黯淡,显然是被铁背熊吸收了。

另有一柄两掌长的短小匕首,拔出时,寒芒闪烁,似是有刃气自发。

“灵兵!这下不用愁了!”

黎晨惊喜莫名,武者兵器据他所知,分精兵、灵兵、宝兵,能够自发气刃,显然是灵兵之列。

大松了口气,仔细搜索起来,十数丈方圆的洞穴一角处,赫然有一具散碎的人形骸骨,衣衫碎裂,另有隐晦的光泽闪烁。

死人他都见了不少,自是不惧什么骨骸。

“这是?”

黎晨身形一晃,来到近前,小心翼翼的看着那具散碎的不像话的骨骸,内里赫然有一件青蒙蒙的鳞甲,只不过胸口处的位置,赫然有一个整齐的孔洞。

伸手比划了一下,黎晨蓦然转首,看着那牛形骨骸的尖角,与之大小相同,不难想象,这骨骸的主人,恐怕在多年前死在这牛兽角下,甚至很可能是两败俱伤。

在火光照耀下,黎晨发现那牛头天灵处,赫然有一个一寸深的掌印,再看这人形骨骸的手臂,寸寸断裂,手掌处的指骨上,还有几节没有完全毁去的手套状物事,左手上的手套倒是颇为完整。

“前辈曝尸于此,黎晨末学后进,今日到此,也是缘分,当为前辈埋骨安身,一身外物无用,权当劳资了!”

黎晨毕恭毕敬的向那骸骨鞠了三个躬,毫不迟疑的将骸骨上的衣甲与手套摘下,甚至那两根散碎的指套都没放过,显然这才是重点。

噗!

一声轻响,正将骨骸收拢包裹的黎晨垂首看去,发现是一个灰扑扑,巴掌大小的口袋,许是太过不起眼,又在一堆烂衣衫中没有发现。

弯腰捡起,入手极为轻薄,与普通布袋没什么不同,但却有丝丝凉意闪现,不似是普通布料。

随手拉扯了下,令黎晨吃惊的是,这口袋竟然没有丝毫变化,以他的手劲,就算是十块布重叠也被撕成两半了。

盯着布袋看了会,黎晨手指一抽布袋口的细绳,仍旧是纹丝不动,脑海中灵光一闪,呼吸顿时急促了数分,比刚才发现元石都要来的激动。

抖手将布袋扔入火堆中,怀内的骨骸哗啦一下跌落,也没有管顾,一双眸子死死盯着火中的布袋。

“发了,发了,坚若精金,水火不侵,难道是是储物袋?”

只见火中的布袋,丝毫没有变化,黎晨不顾火烫,一把从火中将布袋抓起,激动的连连跳脚。

这,竟然是传说中的储物袋,内藏一片小空间,可藏物于无形,乃是高阶武者必备宝物,唯有煅真境武者的真气,才能开启。

蹦跳了好一阵,强压下心中兴奋,有些不舍的将储物袋塞入怀中贴身收藏,深吸了几口气,把那骸骨重新收起,抱处洞外掩埋。

“就剩你了!”

回转洞中,黎晨望着那牛骨头部的两根尖角,眼中闪过一抹兴奋之色。

如此强大的尖角,绝对是炼制兵器的绝佳材料,自是没有放弃的理由。

从腰间拔出那柄凡兵匕首,灰蒙蒙的一小撮光晕,显得极为锋锐,那是凡兵自发的气刃。

寒芒闪过,铿锵响动,金铁交鸣中火星四溅,饶是黎晨早有心理准备,也被这独角的坚硬程度下了一跳。

啪嚓!

费了一刻钟时间,终于将两根青角从根部挖下,锋锐无匹的尖角,甚至可以直接拿来当武器用。

“此地不宜久留,耽搁了这么久,之前那么大的动静,说不定会引来其他冒险者!”

没有敢多逗留,将两根青角包好斜插在后背之上,黎晨疾步向洞口蹿去。

嘭!

甫一临近洞口,黎晨面色登时大变,看着进来的身影想也不想的一拳砸去。

“啊!”

那人猝不及防下,胸前中了一拳,惨叫摔出洞口。

“不好!”

黎晨脚下不停,眼前一亮的出了洞窟,却见不远处人影闪烁,已然到了近前,一咬牙反身向内里冲去。

此时,想要冲出去已然不可能,能够进入到此地的冒险者,修为必然不凡,唯有从内部寻找出口才能逃脱。

“老大,在这!”

在石壁下,一名贼眉鼠眼,三十岁许的瘦小修士,正好扫到黎晨背影,蓦然回首高喊。

“追!”

那老大是一名身材中等,但体型极为健硕的中年汉子,一道疤痕横贯右面颊,闻言大手一挥,身形猛然跃起。

在其身后,赫然有七八名身着劲装的冒险,他们个个都是混迹古苍山外围,经验丰富的冒险者,根据地上的草叶断折程度,与岩石表面不经意的摩擦痕迹,便能轻易判断来者去向。

盏茶工夫后,又有三人追寻到此地,搜索一番无果后,沿着这一队冒险者留下的痕迹追了下去,前前后后,足有数十人之多。

这些人无一不是冒险者中的佼佼者,追踪经验丰富至极,人数又多,痕迹也极为明显,丝毫没有追错方向。

“糟糕,被吊上了!”

衣袂翻飞,黎晨把游风步施展到极致,身如灵蛇,在密林与乱石中穿梭,所过之处,只有青影闪过,宛若鬼魅。

重庆华肤医院
北京北城医院具体地址
贵州有几家癫痫医院
安庆治疗卵巢炎医院
宜昌癫痫病治疗费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