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餐

全知武神第八百三十章全灭

2020-01-25 04:11:37 | 来源: 西餐

全知武神 第八百三十章 全灭

见到如此,使魔大骇的同时,一颗心直往下沉。求生本能之下,他一咬牙,又加速一分,迅速朝着传送阵扑去,只要能传送出第九层的空间,他就有足够保命的把握。

但是,使魔身形才刚刚加速,忽然就感到护体的黑烟一下巨震。

“不好……”

使魔大惊失色,声音才出口,一柄黑色长剑就带着撕裂空间的嘶鸣之声,一剑从使魔的胸口洞穿而出。

“啊!”

使魔凄厉喊叫了起来,浑身的黑烟迅速暗淡。

虚弱之下,使魔无力在逃,他凄厉喊叫着,咬牙切齿地看着面前冷血的青年,厉声说道:“邹兑!这一次是我输了,但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到时候,我会将你碎尸万段,连你的灵魂也一口吞灭!”

邹兑“嘿嘿”冷笑道:“是吗?那我就等着你!”

话音一落,邹兑手中黑色长剑化作无数道黑光,将使魔的身躯绞碎了又再次绞碎,直到组成使魔身躯的最后一丝黑烟也消散在空间之中,他才停下了动作。

至此,使魔、司马青云和白莲居士这三大高手,均是命丧邹兑之手。

邹兑长出一口气,从空中缓缓落地,先收回了身上的黑色铠甲,又停住了“八门秘法”的施展,旋即体内的“血神珠”开始缓缓补充邹兑消耗的生命力。

邹兑和三大高手惊天大战时,关翩跹和郁小环自然都是插不上手的,关翩跹聪明地趁机带着郁小环藏在了安全的地方。此时邹兑力战强敌,斩杀了三大高手,关翩跹无比的振奋,带着郁小环从藏身处跑了出来。

“邹兑哥哥,是你吗?”

郁小环已经恢复了全部的记忆,她呆呆看着容貌不一样的邹兑,首先小声地问了一声。

邹兑“哈哈”一笑:“是我。我只是服用了易容丹,所有外貌变得不一样了。”说着,邹兑张开了双臂。

郁小环眼中含泪,不顾一切地扑倒了邹兑怀中,无声的流泪起来。

邹兑抱着郁小环,感受着怀中的女孩儿无声啜泣时微微颤抖的柔弱身躯,心头也是感慨万分。离开了大荒已经有几年,现在终于和郁小环团聚了,值得庆幸的是,这可怜的女孩儿基本没受到太大的伤害。

关翩跹慢了一步,而听到邹兑承认他就是那个“邹兑”时,她脚步更是迟疑。其实,关翩跹心头早已经有所怀疑了,两个人的名字一模一样,性情等也有相似的地方。

一时间,关翩跹心头无比苦涩地想到:“我早该想到了,邹兑就是邹兑,名字都是一样的,我当初为何要那么无礼的对待他呢……”

心头的后悔如同毒蛇一般噬咬着关翩跹的心,她又想起了在双峰城时和邹兑的种种冲突,现在想起来,她都能感觉到她当时是如何的蛮横无礼,如何的羞辱邹兑,而邹兑却不计前嫌,冒险从司马颜值手中救下了她……

这样想着,关翩跹面前如同升起了一面透明的墙壁,阻挡住她的脚步,真想揭开之后,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邹兑。

就在这时,空间忽然出现了一种奇异的扭曲。邹兑很有经验,大声说道:“幻境持续开启的时间已经到了,我们不知道会被传送到什么地方,但我们只要在一起,就能传送到同一个地方!”

邹兑说着,带着郁小环大步走到了关翩跹身边,一把抓住了关翩跹的手。

这毫无隔阂的举动,让关翩跹心头一暖,她悄然抬头望着邹兑,此时才体会到邹兑那种宽广如大海的胸怀,其实几乎没把她当初的所作所为放在心上。

关翩跹感觉心被融化了,目光有些痴痴的,真想趁机靠进邹兑怀中,但看到甜蜜地依偎着邹兑的郁小环,她却心中自己喊停,回想当初和邹兑那样的冲突,此时能和邹兑这样相处,她已经很满足了……

……

大乾帝都紫禁城。

紫禁城是一座不夜城,作为大乾皇室的居所,它巍峨雄伟,夜间灯火彻夜不息,多达上万名的卫士不间断地巡逻着,将这座皇城保护得滴水不漏。

当今的乾帝已经是大乾皇朝第九十九位乾帝,他登基三十余载,一直兢兢业业,小心看管着先祖留下来的庞大江山。

这天夜里,乾帝批阅奏折耽误了些时间,不知不觉,大殿之中只剩余他一人。柔和的法器灯光下,乾帝终于披阅好了最后一份奏折,他出了口气,疲倦地捏了捏鼻梁穴位。

作为一位帝王,乾帝自登基之后,就没有时间再修炼武道,因此年近五旬的他已经感觉到了一种精力的不足,不在像年轻时一样了。

叹息一声,乾帝正想喊大殿外执勤的太监送上一碗糖水燕窝补充一下体力,这时他忽然看到两道黑影从大乾柱子之后走了出来。

乾帝大吃一惊,正想喊人,却在昏暗的光线中,看到其中一人的身影极为熟悉。他眨了下眼睛,仔细一看,惊喜地就喊道:“无双,你怎么来了。”说着,乾帝欢喜地主动上前。

乾帝育有九子,却只有唯一一个女儿乾无双,他自小就极为疼爱这个女儿,可惜这个女儿被他惯坏了,不但和贤良淑德绝缘,而且脾气倔强得厉害。

这不,三大家族近些年来越来越不安分,数个月前,为了笼络三大家族的赵家,乾帝特意让乾无双和赵家的赵天一结亲。

乾帝当时觉得,赵家和皇室是相对更亲近的,乾无双小的时候也常常跑到赵家玩,乾无双应该对这门亲事没有太大抵触才是。哪知道圣旨才出,乾无双就大发雷霆,砸坏了她的闺房,又来砸坏了乾帝的书房,最后还一声不吭地离家出走,不知所踪。

乾帝当时也是气得瞬身发抖,大骂逆女不孝,恨不得没有这个女儿。可当气消了,他又不由自主地担心起乾无双来。

此时,乾无双忽然出现,无疑让乾帝大喜不以,打骂什么的早抛到脑后。

兰州军区兰州总医院
深圳市宝安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沧州公立牛皮癣医院
苏州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江西儿童牛皮癣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