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凉菜

白旗超限店 第102章 气从何来

2019-10-12 17:33:36 | 来源: 凉菜

白旗超限店 第102章 气从何来

“柳先生好久不见,气从何来?”钱镜站起身来,对着一张冷脸的柳掌柜,脸色也同样冷了下来。“我到底做了什么错事,让您都不情愿看到我这张脸?”

“还还嘴?”柳先生抬起右脚向地上一点,再抬起来的时候突然跨过十多米的距离,一下子就到了钱镜面前。风吹动他灰白色的胡须和眉毛,也让他长衫的衣角、袖口微微摆动,如同挺拔劲松微微摇动的针一般的枝叶。“钱镜,你在要塞星胡搞,让白旗杂货店失去了好不容易获得的渠道。十年禁制令,不仅是要塞星一家的问题,还会影响白旗与其他世界进行的渠道沟通!你真厉害,一上来就创造历史!白旗杂货店从古至今,就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钱镜一摆手,毫不客气地回应道:“在要塞星上,我所做的一切问心无愧,哪怕再来一遍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十年禁制令我目前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若是我的我会负责,如果不是我的,也休想指责我!”

“你负责?你根本负责不起!”柳先生抬手指着外面:“原本已经商量准备开一条通往格拉利昂的线路,结果白旗被要塞星禁制的信息传来,这条线路也就告吹了。如果没有线路和渠道,白旗杂货店怎么做买卖?难道留在地球上做一个零售便利店吗?”

“是谁封了白旗和要塞星的渠道,我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柳先生摇摇头:“这是环之联盟调查之后的判决,无法更改。钱镜啊,你一下子耽误了白旗杂货店十年的时间,你用什么来弥补?”

钱镜看向鬼鬼,希望能从她那里求证这件事

。鬼鬼翻了个白眼,然后点了点头:“事情差不多的确是这样的。核心魔环的魔法师来到店里,宣布了这个消息,然后环之联盟也发布了这个消息,看来是已经定下来的。还好我将要塞星分店的东西都运回来了,所以实际上没什么损失。”

“没什么损失?”柳先生对鬼鬼大吼一声,鬼鬼嗖地一下躲到钱镜身后,蜷缩着藏起来,只露出一小撮头发尖。“要塞星刚刚推出了要塞牌,目前是整个多元宇宙最新、最有前途和前途的产品!所有商会都去要塞星,不惜排长队,就是想要尽快获得要塞牌。你倒好,白旗杂货店成了整个多元宇宙唯一一个不能参与这件事的商会!”

要塞牌是什么东西?钱镜虽然仍旧不喜欢柳先生对自己的态度,但这不代表他要停止思考。似乎在他离开要塞星的这段日子中发生了很多事情,捋一捋的话大约有这么两件:禁制令和要塞卡。

“柳先生,我要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再和你理论。”

“我不稀得和你理论!”柳先生扫扫胸前衣服上的灰,眯着眼睛对钱镜摇了摇头:“你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环之联盟确认的法令,连有关部门都必须执行,你又能怎么样?好好的白旗,被你这么一搞,哼哼。若我是你……”

柳先生讲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不过他的意思其实已经表达出来。‘如果我是你,都不好意思继续留下’,大约就是这样吧。钱镜盯着柳先生,直视他的瞳孔,然后举起一根手指摇了摇,缓缓说道:“幸亏你是你,我是我。我可不会按你的想法行事。”

柳先生眉毛一下子竖了起来,暗暗捏紧拳头:“年轻人,我看你就是来祸害白旗的吧?”

钱镜一甩手,从掌心中钻出两个手持钢针的火柴人,跳到他的肩膀上,如同左右护法一样——不过还有反应更快的。胡噶才不会客气,双手一撮,一道闪电就飞向了柳先生:“胡噶总是先……哎呀呀!”

白旗之下禁止战斗,这是一条铁律。胡噶的闪电左右分叉,绕开柳先生,然后无害地射向天空。至于胡噶,从院子里白旗的旗杆顶端射下一道白色的光,很像是舞台的聚光灯,正好将他笼罩起来。随后,胡噶无助地飘在空中,身体不能动弹,只有眼睛可以四下观察,嘴巴可以说话。

“你怎么样,没事儿吧?”钱镜将手伸向胡噶试图将他拉出来,却被光罩挡住。与此同时,营业员系统在钱镜面前弹出一句话:“违规攻击,第一次,双头食人魔‘大老爹’,五分钟静滞处罚。”

“只有五分钟,一会儿就好。”钱镜先给胡噶说了一句,然后回过头瞪着柳先生:“之前我就觉得有问题,连臭豆腐都不愿买,根本就是不支持我在要塞星开展业务。你看我特别不顺眼,在要塞星禁制令这件事之前其实就已经这样的!其实我很高兴你今天这样的态度,正好让我看明白了这件事情,省得被蒙在鼓里!”

柳先生摇着头,缓缓说道:“你真是愣头青,作为白旗杂货店的掌柜,我……”

“嘿,你们都站在门口干什么呢,为什么胡噶飘在空中?”

拉伊莎骑着辆共享单车来到院子里,车铃铛发出一阵清脆悦耳的响声。鬼鬼见到她,从钱镜身后露出脑袋伸出手臂,远远打了个招呼。柳先生掸掸衣角,抄着手站好,神情从冷漠变成严肃:“小姐,刚才此人施放闪电魔法,因此被处罚。”

“胡噶为什么做这样的事情?”拉伊莎停下车子,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在钱镜、胡噶、柳先生和鬼鬼中扫来扫去:“让我猜猜,是不是因为要塞星禁令的事情你们吵起来了?那件事是挺不公平,但我觉得不能怪钱镜,真正要怪的是要塞星的法师们。都是他们内部出了叛徒,这才惹出后面一系列的麻烦。而且,环之联盟也没来找我或者钱镜,光听他们一面之词就做了决定,这也非常不合理。我已经向环之联盟发出控诉,此事仍有转机。”

“可是小姐,钱镜惹事的本领实在是太强了。哪怕不算环之联盟,他去了一趟要塞星,至少把与核心魔环的关系给弄坏了吧?”柳先生朝钱镜哼了一声,不过对拉伊莎的语气依旧和蔼亲切:“小姐,白旗杂货店经营下去最重要的依靠就是和客户搞好关系。钱镜作为营业员,如不具备这种素质,他就是不合格的。”

“下次合格就行了,钱镜这不也是第一次嘛。”拉伊莎轻松地笑着:“我记得一个故事,叫做塞翁失马。要塞星的要塞牌的确是好东西,但依照白旗杂货店现在的小身板,几乎不可能在群雄割据的状况下占得什么便宜。格拉利昂的渠道真的很好,这得感谢柳先生你的努力,但仔细想想,去了那个地方,我们做什么样的买卖呢?”

拉伊莎一手拉着柳先生的胳膊,一手拉着钱镜的臂弯:“白旗杂货店刚刚开张,还有好多事情要做,但唯独不应该互相拆台。特别是我刚刚找到了个不错的事情,咱们接下来就要忙碌起来了!”

钱镜张张嘴刚要说话,发觉拉伊莎轻轻捏了捏他的手肘内侧,并看她向自己使了个眼色。钱镜将喉咙里的话咽了下去,只是用力咬了咬牙。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淡明斌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挂号电话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金铮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下午几点开始挂号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苗玉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