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凉菜

美元的中期走势与美国经济无关

2020-09-14 04:59:10 | 来源: 凉菜

美元的中期走势与美国经济无关 我做过这样一项令人沮丧的检验工作,凡是依靠市场数据来分析推理美元指数走势的研究,大都在3年重新审视时,变得可笑之极。我今天不打算重蹈前人覆辙,我不分析美国经济数据来预测美元走势,就像我反对研究公司基本面来推测股价一样。我猜想美元的中期走势可能与美国经济无关。 原因很简单,我们看空美元的理由始终非常充分,因为美国的财政赤字,因为美国的宽松货币政策等等,但是每次当美国出现这样那样问题的时候,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就会出现更严重的问题,导致美元作为避险货币的功能再次被人为推高。其实不是美元涨了,而是美国以外的其他主权货币陷入了比美国赤字更严重的问题。 我想通一个问题,美元今天的世界货币地位,不是由美国经济表现这个单一因素决定的,而是由另外两个主要支柱所拱卫的。 首先是美国具有完善的资本市场,提供了全面对冲各种风险的交易工具,投资人持有美元表现的资产时,几乎可以通过美国的交易所和投行化解掉任何隐含风险。无论是股票,指数,石油,黄金,国债,信用还是美元本身,都有相应的对冲工具。美国唯一不能对冲的资产就是房地产,最终成为了美国的阿喀琉斯之踵,不过现在这个漏洞也堵上了。 其次美国的影响力使得投资人更容易相信持有美元资产在动荡时期的相对安全性。有了这两块基石,美国经济如何发展就只能被视作是烧结彩砂锦上添花的因素了。 所以我今天不打算分析美国经济走势了,我转而分析一下未来年之内世界范围内可能出现的问题和存在的隐患。我想不出欧元区怎么走出困境,我想不出究竟欧元的问题还有多少没有暴露。我一直认为欧元是人类把程序化预设的交易策略引进到货币发行体系中的一次大胆的尝试,我曾经戏称欧元条约是“三个凡是”,我不能肯定“凡是通胀率在预设范围内,凡是财政赤字在预设水平下,凡是经济增长率在预设标准上”就一定能够维持一个货币的稳定,我实在想不出,我可以不需要任何主观因素就建立对这种货币的信心。所以,我猜想欧元的隐患是美元救生艇价值的重要支撑。 但是问题并不那么简单,人民币如果在未来的3到5年内兑美元大幅度升值的话,也许对美元形成双重的利空。美国这些年维持了很低的通胀率是有些反常的,因为根据美国自己经济学家们的判断,如此庞大的财政赤字早就该修成通胀的正果了。我猜想是中国极具竞争力的出口企业用提高劳动生产率的方法来不断地压低出口单价,由此才能使得美国国内维持一个比较低的通胀率。 问题是中国的出口企业是否永远都能保持竞争力,永远都能克服螺纹钢筋网片人民币升值带来的压力?现在整个中国的通胀已经起来了,劳动力成本迟早要上升;中国的环保标准和排放门槛都在提升,未必能够继续为维持经济增长而容忍低环保标准的生产方式。这些因素在人民币升值的共同作用下,是否会使得中国出口企业改善劳动生产率的能力达到极限?是否会出现我们的企业被迫开始提价,向美国消费者转移涨价因素。到那一天,我们今天看到的美国宽松流动性就会彻底颠覆其基础。因为那样的话,美国国内的通胀可能会突然上升,导致美国的利率体系被整体提升,那样的话,就会使得美国财政部木雕花窗目前堆积起来的债务显得更加沉重,而如果美联储极限实施第N期宽松扩张的货币政策的话,会进一步毁灭美元的价值,到时候,可能会出现美联储越买美国国债,美国国债越下跌的恶性循环局面。从通缩预期到通胀预期虽然一个符号之遥,却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美元也许还有下跌空间,但我感觉美元的多头们大都已经躺在地板上了,他们已经很难在美国本土等来决定命运的事件了,我戏称他们是醉卧沟渠望明月的一族人。从某种意义上讲,美元的中期命运由欧洲的政治家和中国的企业家决定。如果欧元区国家的政治家未能顶住国内政治压力推进财政福利制度改革而堵上欧元体制的漏洞,那么美元就会体现出其具有的灵活对冲的避险价值;如果中国的企业家未能像过去5年那样成功地利用提升效率的办法来消化人民币升值带来的毛利率压力,那么美元的价值就会经受通胀的侵蚀,而当前的高额债务会加剧这种侵蚀的力度。
烟台去哪里看白癜风
烟台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
烟台白癜风治疗医院
烟台看白癜风去哪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