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凉菜

修仙从做鬼开始第一百五十二章高调一回

2020-01-25 02:38:25 | 来源: 凉菜

修仙从做鬼开始 第一百五十二章 高调一回

听到老者这么说,秦川知道这是冲着他来的,再看到那双奇长的手臂,便确信正是那位“圣手真人”。

自从知道那个所谓的任务是邀请此人,他就特意打听过,这名人称圣手真人的家伙是一位金丹期的散修,最擅长用毒,可杀人于无形,据说曾在筑基期毒毙过一名金丹修士,并因此名声大躁。

对于这样的人,肯定要严加提防,至于他说的神通道丹,的确很让人心动,但是秦川绝不会因此而冒险,况且还不知道对方所说的神通道丹是真不假。

老者叫了半天,无人搭讪,只得悻悻的下了台。

出现这一幕,秦川不打算等交换会结束了,反正寄售法宝的灵石已经拿到,刚才也算略有收获,此时不走等待何时?

通过传送结界出了仙府空间,然后立即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把留下身上的几道神念清除掉,这几道神念的主人都是竞争那十张灵符的对手,当时发现他只有炼气期便起了歹念,只可惜秦川本身神识变态,再加上身边有个大高手,他们这点伎俩自然无用。

就在他清除神念的同时,匆匆从仙府中追出来的几人齐齐闷哼一声,失去一道神念至少要修养十天半个月,这也算是小小的惩戒!

去找了一趟雷万年,结果人家不在,出了坊市后,特意请司徒无悔查看了一下,确认没有人跟踪,这才赶回渔阳观。

回来后,交代了一些事情,立即又开始闭关。

闭关第一件事便是修炼聂清霜赠送的天鬼匿行术,司徒无悔对这项法术给出了神妙的评价,论等级至少是地价的术法,既然是可以保命的秘术,他自然格外重视。

铁片上的古文字非常晦涩,饶是秦川在这方面的功底很深,也是头痛不已,幸亏有司徒无悔一起参详。

功法一开始就讲明了,这是一套专门逃命的秘术,不过并非人人都可以修炼,修炼雷火等阳刚属性功法者不能修此术法,因为此术必须与炼尸和灵鬼同修,修炼雷火功法会造成阴阳相冲。

要找炼尸,黄毛就是最好的选择,至于鬼奴也不难,万魂幡中多的是,从中抽出一个夜叉鬼祭炼就行,当然了万魂幡中的那个主魂不行,因为它是头鬼王,离开了法宝的镇压,秦川现在根本驾驭不了,同时也会使此幡的品质大幅度下降。

研究了一天,其基本原理大概就是:以炼尸模拟主人的气息,再以灵鬼来掩盖主人的形迹,待炼尸将敌人引开后,主人再趁机逃遁,概括起来就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再说明白点,炼尸就是一个“替死鬼”的角色。

值得一提的是,此秘术借助灵鬼匿形的部分法诀,和天煞冥王诀的人鬼合一秘术有相似之处,不知道这中间有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所有条件都具备,立即开始修炼,他本人倒没什么,夜叉鬼奴被他抹到了灵智,然后让第一分神使用寄神术驾驭这具鬼体,修炼上也不存在问题;关键是黄毛,虽然灵智又开了一些,但是让它自主修炼还是不可能的,于是传授它法诀的工作交给了第二分神,这样以来,自然节省了大量了时间。

修炼高阶秘法,基本不可能一蹴而就,就算吞服了类似神通道丹一类的东西,也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因而用了三天时间,天鬼匿行术才勉强入门,至于黄毛,更是只记清了它所要修炼的那部分法诀而已。

第四天,忽然收到雷万年的传音符,他就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只是这一天比预想的要快。

静室中,雷万年神情严肃,“小川呐,这次叫你来并非是我的意思,而是宗门那边要求渔阳观选派十名炼气中期以上的弟子随同参战,而你便是其中之一,你也知道太上长老发话了,我也不好违逆!”

“那渔阳观这边…”

“没有指定新观主,那观主自然还是你,先找个心腹让他暂代你的职责就是!”雷万年发现秦川并没有因此而慌乱,心中不由又叹息一声。

“师祖也要去吗?宗门这次要派多少人前去?”

“我不会去的,黑水坊市这边不能没人坐镇,同时宗门也不得不防备外敌偷袭,至于这次会派多少人,想来不会很多,坠魔渊和定远城一战令宗门元气大伤,虽然前两年又招了一批弟子,不过修为都太低,去了也是送死,而那些真正的嫡系,想必你也能猜到,我就不多说了,总之,你要多加小心,以你的机灵,活着回来应该没有问题!”

秦川点点头,“那我先回渔阳观安排一下!”

“恩,你好好准备准备,后天我亲自送你们回宗门!”

……

回到渔阳观,把观中所有人都召集了起来,任命张文才为代理观主,又把包括祖严臣在内的和他不一心的家伙全部列为征招的对象,这些人一个个如丧考妣,谁都知道此去凶险,不过除非偷偷叛逃,有哪个敢当面乍刺?

还有两天的时间,多一点准备总是好的,于是躲在洞府中拼命制符,当三匝高阶符纸全部变成符箓,他这才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两天后,雷万年用飞行法宝载着数十人回了阎罗宗,这基中除了渔阳观的十一人,还有在黑水坊市驻留的一些弟子。

一路无话,到了阎罗宗,雷万年去了勤政殿,其它人则自由活动!

秦川离开宗门近三年,其它的没什么变化,就是多了许多稚嫩的新面孔,而他的那个石屋也被人占了,再去找沙平和叶姗儿他们,居然一个都不在,这让他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发了张传音符,才知道沙平他们都在青石城定居了,到了青石城,在一个靠近城池边缘的小院中找到了他们。

“沙师兄,你们办喜事怎么也不通知一声!”秦川看到薛云挺着大肚子,就明白这二人已经成就了好事。

“倒是想通知你,可惜联系不上啊!”薛云白了他一眼,又笑道:“你的贺礼别忘了补上!”

“必须的!”秦川笑呵呵的应道。

“哼,我看他是温柔乡里不思归吧!”旁边一个少年忽然阴阳怪气的插嘴道。

“咦,才三年不见,沈原师弟居然知道温柔乡了,看来真是长大了!”

“休要说我,你在外边勾搭别的女人,对的起叶师姐吗?”少年怒道。

“沈师弟,别胡说!”叶姗儿喝斥了一声,不过眼神中的确带着幽怨。

秦川心中叹息一声,不知道要不要解释,对于叶姗儿,他的确是有好感的,但是要说真有多深的情愫,那也不尽然,随着叶姗儿逐渐褪去青涩,那份神韵越来越像前世那个给他造成伤害的女人,总之这是一种难以名状的复杂感受。

看到他犹豫的模样,沙平以为他这是难堪了,赶紧打圆场,“缘份的事谁又能说的清楚呢,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师兄弟,好不容易聚一回,都说点高兴的事吧!”

“我不会和始乱终弃的小人一起吃饭!”说完,沈原站起身来,一甩袖子出了房间。

“那个…我也走了!”叶姗儿也随之离开了。

沙平和薛云对视一眼,然后叹了口气,“师弟,你别怪他们!”

秦川苦笑的摇摇头,“看来沈师弟对我的怨念很深啊!”

“你有所不知,当年你离开宗门,有人要找你的麻烦,找不到你,就把气撒到了我们身上,沈师弟为此还被人毒打过……”

“哦,是哪些人?”秦川的脸色立即阴冷了下来。

“师弟,你别冲动,胳膊拧不过大腿,你也知道北齐帮那些人不是好惹的!”

“北齐帮,原来是那些家伙!”秦川一个转念就明白了,现在北齐帮的帮主好像叫王雷,正是王家的人。

“恩,这事反正已经过去了,你体谅一下沈师弟就行了,他年纪到底还小,而且…”沙平忽然欲言又止。

“而且他对叶师姐很有好感对不对?”秦川早看出沈原对叶姗儿的依赖,以前年纪小也许不懂,但是现在已经是翩翩少年了,产生一些男女之情太正常不过了。

“师弟,你都知道了?”

薛云却接过了话茬,“沈小弟倾慕姗儿妹子,只要眼睛不瞎都看的出,只可惜姗儿妹子的心不在他身上!”

听到这些事情,秦川感觉有些头大,不得不转移话题,“薛云姐,我在北蛮荒漠偶遇漠北商行的商队,其中有一个叫薛莺的女修……”

听到薛莺这个名子,薛云身子不由一颤,随即脸色黯然。

沙平显然早已知道薛云的身世,开口道:“师弟,这事休要再提,云儿她和薛家再无瓜葛!”

“恩,是我失言了,对了,沙师兄是否也要去南齐参战?”

沙平苦笑,“我正为此事发愁,云儿再过三个月就要临产,这让我如何放心得下,但是宗门已经颁下严令,如果敢不尊号令以叛逃论处,连家里都要受牵连!”

“夫君不必担心我,倒是你,战场凶险…”

见二人彼此挂怀的情形,秦川叹了口气,从皮囊中取出一枚储物袋递了过去,“这里边有一千灵石,算是补上贺礼,法器和法衣你们二位一人一套,剩下的请交给叶师姐和沈师弟!”

“这怎么使得?”沙平急忙推辞,一千灵石对他来说是一笔巨款了,他奋斗几年,也没攒下这么多灵石。

“你们就收下吧,我还有事要办,就先走一步了!”不等两人再推辞,秦川已然出了屋,转眼消失不见。

夫妇二人拿过储物袋查看了一下,不由倒吸了口凉气,储物袋中除了一千块灵石,还有四件上品法器,和四件中品法衣,这些东西至少价值五六千灵石,不由开始揣测:秦师弟这几年到底干了什么,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手笔?

……

秦川自然不知道二人所想,此时他正在回宗的路上,心中暗暗盘算着:也该高调一回了!

骨龙山下的石室村落中,一个四合院内人头攒动,显得格外热闹,两名身材魁梧的阎罗宗外门弟子正大声喝斥那些排队领任务的菜鸟们,不远处的一张木桌后,一名三十来岁的修士腿搭在桌子上,闭着双眼,享受的身后女修的按摩,那神情要多自在有多自在,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北齐帮的现任“帮主”王雷。

正在这时,又有一名青年走进院中,此人长着一张略显憨厚的脸,给人的感觉就是人畜无害。

青年没有排队,四下扫视了几眼,最后慢悠悠走向那个正享受按摩的王雷。

“你是干吗的,领任务后边排队!”维持秩序的外门弟子指着那名青年叫道。

青年没有理会,径直走到桌子边,忽然一拍桌子,脚搭在桌子上的王雷吓了一大跳,睁眼看向秦川,有点眼生,再看身上的穿着,正是宗门外门弟子的制式道袍。

“你是什么东西,敢打搅老子睡觉,找抽是不是?”

青年微微一笑,那笑容十分灿烂,“你是在骂我嘛?”

“骂你怎的?小子,这里可不是你撒酒疯的地方!”王雷已经闻到对方身上浓浓的酒气,以为这位喝多了,酒壮怂人胆,来找事的。

“呵呵,见了内门的师兄,不主动找招呼,居然还敢当众辱骂,并扬言打人,真是太好了!”说完,一把拎住了王雷的衣领,左右开弓,“啪啪啪”那声音叫一个清脆!

“你敢打我,你们还愣干什么?”王雷一边挣扎,一边喊叫,周围数人立即围了上来,有人已经取出了法器。

青年又是一笑,“这下就更好了,聚众围杀同门,这可是大罪!”

一边说着,他直接将王雷当棍子轮了起来,维持秩序的两名魁梧弟子率先冲了上来,结果一个被砸倒,另一个见势不妙,打出个冰锥术,结果惨叫声传来,却是王雷被打中了。

“哈哈,你完了,你打中了你们的帮主!”

-------------------------------------------

本来就慢,这回手又伤了,真成手残党了!

到现在才更完,见谅!!

崇义县妇幼保健院
合肥长淮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新疆哪家白癜风专科医院好
梅州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呼和浩特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