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凉菜

拆迁户称遭人殴打拘禁镇长只做了思想工作

2019-12-06 10:47:38 | 来源: 凉菜

拆迁户称遭人殴打拘禁 镇长:只做了思想工作

7月7日,宿迁市的刘讯(化名)向现代快报反映称,6月1日上午,宿迁市宿豫区来龙新城几位工作人员冲进他的家中对其进行殴打,随后还将其强行带走拘禁了约10个小时。

昨日下午,来龙新城管委会主任、来龙镇镇长张志刚告诉现代快报,因为刘讯一直抗拒拆迁,所以这几名工作人员是上门协调的,并没有对他实施殴打,只是“拉扯”,也没有拘禁,而是“给他做思想工作”。

现代快报见习 孙旭辉

■当事人说法

20多名征收人员强行入室殴打拘禁

1995年,刘讯夫妻在宿迁市宿豫区来龙镇来侍公路西侧买了一套约300平米的门面房,委托给其他人代为经营,他们则住在宿豫区顺河镇星河绿洲小区。今年4月初,根据来龙新城的规划,刘讯来侍路的这套房子在拆迁范围内,当时刘讯与来龙新城拆迁办的征收人员就拆迁补偿事宜一直没有谈妥,事情也就拖了下来。

刘讯称,6月1日上午10点左右,他正在星河绿洲小区家中陪孩子过儿童节,家中忽然跳闸,“刚一开门,五六名挂着宿豫区来龙新城房屋征收补偿办公室工作证的征收人员便冲进了家。”此后,又有十多名男子涌了进来,“看他们人多,我就带着孩子躲进卧室。”刘讯称,这些人随后将卧室门踹坏,冲进屋里对其进行殴打,“电脑、桌椅等都被破坏了。”

据称,这样的殴打持续了七八分钟后,他们就用黑头套蒙住刘讯的头,并将其塞入一辆面包车内。“通过他们谈话,我才知道是因为房屋征收。”刘讯说:“下车后,他们摘掉了我的头套,我发现自己被带到了旧来龙镇院内,后来因为我老婆来找人,他们又把我转移到了来龙新城政法综治工作中心3楼,进行了长达10个小时的拘禁。

“就一个劲地拿出一份《协议书》来让我签字,不签就打骂,上厕所都在那个房间里解决。”刘讯说,最后在无奈之下,他只得同意在对方提供的《协议书》上签字。“我故意把名字写成刘迅,这不具备法律效应。”

■征收办主任

是否上门打人,“不知道,不好说”

刘讯向现代快报表示,6月1日晚8点左右,自己签了字之后才被放回。次日上午,经医院鉴定,刘讯全身多处肿胀、皮肤青紫,左肘处见一2×2cm的伤口,左耳后青紫肿胀,头颅外伤,多处软组织挫伤。

“就算是在上面画了一条线,那都是你签的字。”7月7日下午,现代快报陪同刘讯来到来龙新城管委会,来龙新城征收补偿办公室主任朱江在谈到签字问题时这样说。

“如果在签字时,有胁迫行为存在的,无论他签的名是真是假都不具备法律效力。”宿迁市宿兴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雪松告诉现代快报。

究竟是不是来龙新城征收人员上门打人、胁迫签字的呢?朱江称:“不知道,不好说。”但是,在与刘讯交谈时,朱江却表示:“像你这样的,别说关10个小时,就是关上24个小时也不委屈。”

朱江虽然没有表态曾派人殴打过刘讯,但却表示愿意对刘讯家损坏的家具、电器进行加倍折现赔偿。

■来龙镇镇长

有拉扯但没打,更没人拘禁彵

昨日下午,现代快报连线宿豫区来龙新城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来龙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张志刚,他表示:“刘讯夸大了,没有人打他,更没人拘禁他。”

张志刚说,因为刘讯抗拒拆迁已经有近两个月时间,而且他少年时曾练过武,体格比较强壮,因此6月1日上午,征收办工作人员上门时担心他采取暴力举动,所以才会“多去两个人”。到他家中后,征收人员也没有殴打他,只是与他有过“拉扯”。

至于随后的“拘禁”,张志刚觉得很委屈,他说:“拆迁任务已经被拖了两个多月,所以这次把他带到那里是请他过去,给他做思想工作的,谈不上拘禁。”

张志刚在中还表示,来龙新城在拆迁征收过程中采取的手段并不激烈,可以说是“非常温和”的。

惠州治疗早泄方法

长治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王家璧

曲江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阳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1个月婴儿咳嗽怎么办
婴儿干咳怎么回事
3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五个多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