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吃

长三角用电负荷屡创新高缺电实为少煤

2020-07-10 09:20:52 | 来源: 小吃

长三角用电负荷屡创新高:“缺电”实为“少煤”

限!限!限!连续的高温天气,令长三角地区用电负荷屡创新高,不得不对部分生产企业实行限电。荒!荒!荒!缺电背后,“煤荒”才是此轮“电荒”的关键词。供不应求、煤价暴涨、运输瓶颈,都加剧了能源高度依赖外地的长三角地区的电煤荒。

长三角用电负荷屡创新高

资料显示,截至7月8日,国家电公司经营范围内已有13个省级以上电用电负荷创新高,其中江浙两省都纳入其中。7月5日,江苏电最高统调用电负荷首次突破去年4562万千瓦的最高历史纪录,7日又创新高达4726.7万千瓦。

24日下午,上海用电最高负荷达2243.2万千瓦,首破2200万千瓦大关,同时再次刷新用电负荷最高纪录,电力供应形势日趋紧张。浙江省电最高统调用电负荷今年以来更是连续6次创新高,7月25日最高用电负荷超过3400万千瓦。

和三地电力部门最初的预计和担忧一样,在持续高温到来后,长三角电力供需平衡面临巨大压力。江苏省电力公司表示,目前全省电力供应基本平衡,预计今夏全省最高统调用电负荷可能会达到万千瓦,比去年增加500万千瓦。

据上海市电力公司介绍,今夏上海用电负荷最高可能达2350万千瓦,比去年夏天增长一成以上。在前几日的高温天气下,目前上海可以动用的本地机组已经全部满负荷运行,上海市电力公司已经采用了错避峰预案,包括紧急限电等各种负荷调控措施。

浙江省电力公司则预计,今年迎峰度夏期间,全省电最高用电负荷将达3600万至3700万千瓦,届时最大缺口将超过300万千瓦,部分县市可能要进行局部的限电措施。

江苏省电力公司相关人员表示,今夏保障电力供应的不确定因素很多,今年的天然气供应量已明显减少;电煤数量目前虽还稳定,但易受多种因素影响。另外,现在的用电增长基本上全是居民降温用电,如果高温天气仍然持续,供电形势将更为严峻。

“电荒”实为“煤荒”

采访发现,此轮用电紧张与2004年的装机容量不足引发的“电荒”有所不同,电煤价格高企、供应紧缺、运输瓶颈,才是目前保障电力供应的最主要困难,“电荒”实为“煤荒”。

长三角地区是用能大户,但能源供应高度依赖外地。其中上海的一次能源全部需要由外地调入,浙江省的一次能源95%左右靠调入,而江苏省煤炭的自给率也仅有25%左右。

上海的一家地方电厂表示,目前要求每天上报电煤库存,企业想尽一切办法找煤,但缺煤的情况并没有缓解。

据浙江省经济贸易委员会电力处处长金友华介绍,由于煤源紧张,致使煤价一路上扬,目前5500大卡的标煤宁波港到岸价已经超过1200元。对此,浙江省提出“保量不保价”,要求发电企业不计成本保障夏季电力供应,目前全省电煤库存在6天左右。

据浙江省电力部门估计,由于油价、煤价上涨,部分中小发电机组亏损严重,积极性受挫。虽然6月份国家发改委宣布上调电价,也难以跟上迅猛上涨的煤价,企业无力消化成本只能停机,预计今年夏季顶峰时期的发电量会比去年减少100万千瓦。

为弥补企业损失、提高地方电厂发电积极性,浙江各市级财政对顶峰发电企业给予每度电0.2元的夏季补贴,但全省仍然有近一半容量的中小电厂在成本压力面前选择停产。

而对于广大电厂而言,更大的难题是有钱也买不到煤。由于电煤供应紧缺,连煤炭大省山西也发布了“电力红色预警”。北方部分产煤省份开始限制煤炭出省,这进一步加剧了南方“一煤难求”的局面。

长三角地区一家发电厂相关负责人告诉,目前公司旗下几家发电厂电煤库存普遍在3至5天左右,且由于各大煤企向大型发电集团倾斜,他们这样中小规模的电厂拿到的电煤热值相对偏低,实际能维持发电的天数更短。“现在的情况是有钱也买不到煤,由于供不应求,煤炭企业不仅要求电厂预付全部货款,甚至还要求多打资金,发电企业资金链紧张。”

绍兴市经贸委能源与资源综合利用处处长王建利说,海运和铁路都存在运力瓶颈,目前秦皇岛港、天津港等港口经常出现存货无船装的局面,各地运煤车皮也非常紧张。奥运会期间,如果因为举办水上奥运比赛项目对海上路线进行封锁,那么从秦皇岛往南运煤的航线将受阻,南方的电煤供应会更紧张。

此外,运费价格也一再创新高,从秦皇岛海运至长江的运价已从年初的80多元/吨涨至150元/吨,令发电企业感觉雪上加霜。

增加供应是关键

需要关注的是,由于在电价上调的同时,发改委对全国发电用煤实施价格干预,业界担心,此举反而可能进一步加剧电煤供应短缺。

我国煤炭行业集中度较低,神华集团和中煤集团两家最大煤炭企业的产量只占全国煤炭产量的20%左右,因此煤炭价格管制实施难度较大,很难用一纸“限价令”完全控制。

目前,我国电厂的电煤来源,一般有计内煤和计外煤两种,第一种是国家调拨计划煤,第二种电厂市场化采购。各大电厂计划内煤和计划外煤一般各占50%左右,但在煤价暴涨的情况下,合同电煤履约率极低,发电企业只能按照市场价格采购。上海一家发电企业说,有的煤矿的合同履约率为零,他一再向确认不会透露他的姓名,“如果说出来,怕是要断供了。”

据了解,电煤在我国产煤总量中所占比重超过50%,另外30%为冶金用煤。国家限制电煤价格,逐利冲动将驱使煤企减少电煤供应,转而生产价格更高的焦煤,从而加剧电煤供应紧张。

一些电厂则反映,尽管发改委规定,供发电用煤的出矿价不得超过6月19日的实际结算价格,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些煤企仍然变相涨价,声称是6月1日就提价的。由于电煤供应处于“卖方市场”,电厂完全没有议价能力,不同意涨价就根本拿不到煤,只能被动接受。

华东电监局的一份报告指出,目前煤炭价格已经市场化,电价被管制,上电价国家核定,电厂两头受压。如果无力消化成本、资金链断裂,必然陷入破产停机的困局。

业内人士认为,在控制电煤涨价冲动的同时,当前还应要求大中型煤矿增加产量,对以前欠供的合同电煤,则应尽快补齐。同时加快小型煤矿安全验收工作,尽快复产。

了解到,出于北京奥运会前确保安全生产的考虑,各地对小煤窑进行了严厉的安全整顿。即使有生产许可的小型煤矿,也多是日产1000吨以下,其生产方式都是炸矿。由于目前对炸药控制极严,这些小煤矿也基本处于停产,这使得煤炭供不应求之势更加明显。

黑龙江治疗白癜风医院
南通治疗白癜风医院
锦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七台河白斑疯医院
唐山白癜病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