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吃

众神的world 第三百二十八章 全体进攻中路

2020-01-16 19:56:21 | 来源: 小吃

众神的world 第三百二十八章 全体进攻中路

“新来的先去前锋营报到,由哈德曼负责统一安排。”一个沉稳的声音在人群后响起。

围在沙盘前的几位战神血脉的半神向两侧散开,露出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他双手撑在沙盘的边缘,头也不抬地道:“现在是战时,不得空,等以后有空了,再具体分配营区。”

高潜注意地打量,他看到一头像狮子一样狂野蓬乱的短发,还有肩膀革甲下的肌肉上,一道狰狞而狭长的陈年伤疤。

狮子头说话时的神族语有很重的口音,虽然半神们的神族语大部分都有各种各样的口音,但是这个男人的神族语显然更加不精通。

“我们不去前锋营。”高潜语调平淡地回答。

所有的人都扭头看向高潜,露出一副像是突然发现他存在的表情。

狮子头也抬起了头,一双深海蓝色的眼睛,像暴风前的天空,盯向高潜:“你说什么?”

高潜缓缓地走进了帐篷的大门,一直走到沙盘前才停了下来,他瞥了眼用沙土草木和魔法制成的逼真沙盘。

沙盘看上去是整个半神学院的千分之一比例的缩小版。每个营区都在沙盘上活灵活现地展示着,就连猎神营区拳头大小的粉红帐篷顶,那面银光闪闪的高筒靴旗帜,也同样在沙盘上微微摆动。

除此之外,高潜还看到了从营区里贯穿而过的闪着粉色星星的星光大道,以及湖边伫立着的身披盔甲的智慧女神雕像。高潜留意地看了看营区居中的白色帐篷,斯芬克斯和米诺陶像是两个拇指大小的泥捏玩偶,而佳佳的银马在不耐烦地刨着蹄子。

这沙盘竟然是一个三维立体的实时全息图。

“有点意思。”高潜微微点头。

“喂,新来的!”沙盘的对面有人对他大声呵斥。

高潜眼角也未抬,他又看向沙盘上的希腊营区。

希腊的一方在沙盘上有迷雾笼罩,看不太清楚。尤其是营区的深处,不但有迷雾,而且还有闪电和黑云在营区上空盘旋。

不过两个营区的交界处的那片空地上,此刻却尘土飞扬,高潜看到了尘土间裹着的老鼠大小的战象们以及一个个漏斗状的小型龙卷风。一辆辆坚果一样的金色战车在围绕着战象驰骋,车上的半神们向战象投掷出了牙签般的标枪和利箭。

然而这些牙签似乎对那些皮糙肉厚的战象们没什么大的用处,而龙卷风也没有阻止战象的推进,只是让它们的行动微微受阻而已。接着罗马军阵的后方又发出了夹杂着闪电和火球的弩炮,然而这些也没有阻挡战象们的步伐,它们像是披着能御魔的装甲,火球直接轰击到象身上,只是挠痒痒一般。

“这样下去不行,我们会输的。”狮子头男人拧着眉道,“必须改变战术,既然他们出动魔兽,我们也只能用相同的法子。我们这边有魔兽召唤师吗?”

“似乎没有,前锋营里的都是些杂七杂八的小神的血脉,像这样可以召唤魔象的大召唤师进了希腊佬的营地,还真是便宜了他们!”叼着烟斗的男人皱眉道。

“这些战象上没有驱象的士兵。”一直在观察着战局的高潜这时低声道。

狮子头男人看了高潜一眼,皱了皱眉,但仍然道:“这些都是魔兽,自然不用像普通战象一样,由象兵亲自操纵。”

这时,一个银色的细小身影从扬起的尘土中跃出,跳上一辆飞驰中的战车,又在战车与战象错身之际,跃上了一头战象。高潜看到那头战象高高地抬起前足,扬起象鼻,随即萎顿倒地。

“好身手。”高潜赞道。

对面的狮子头男人却微微摇头:“太冒失了。”

白衬衣黑马甲的刀子脸冷声道:“战象只是开始,希腊佬的联军还未出一兵一卒。发撤退信号,让她撤退,同时加大弩箭的力度,我就不信轰不掉这些魔兽。”

高潜看到那个头发梳成大背头的男子从沙盘边的盒子里捡出一面黑色的小三角旗,三角旗上有金色的符文闪动,盒子里还有其他颜色的三角旗,红的,绿的,蓝色的……

高潜看到那男子作势要将旗子向后阵掷去。他突然伸手,闪电般地从盒中抓起了一把旗子,将之扔到了希腊阵列中靠近前方的某处。希腊营区外的队列上空本就布有迷雾,高潜的这一把旗子扔了下去,沙盘上的那处像是放了一堆五彩的烟花,各色的浓烟喷涌而出。

而罗马阵营的军阵在愣了一秒后,突然蜂拥向前冲击。原本的方阵也在冲击的过程中变成了三角形,最前端的一个身影,正是那个细小的银色身影。

“就是那里,再快点。”高潜紧盯着沙盘低语。

“你干什么!撤退!撤退!!”梳着大背头的男子大吃一惊,看了看手中的旗子觉得和高潜所放的信号相比,太弱了点,又急忙去盒子里捡更多的黑旗。

高潜直接一把打翻了那盛旗子的盒子。所剩不多的旗子散了一地。

“你!”梳大背头的男子大怒,正要上前,狮子头男人却伸臂拦住了他,他深沉地盯了高潜一眼,又将注意力回到沙盘上:“来不及了,总攻的信号已经发出。”

“可是……”

“下令阿波罗小队向右翼迂回攻击,剩下的全体进攻中路。”

“左路不要了?”叼烟斗的男人皱眉道,“希腊佬的右翼一般都放的是史诗级的英雄。单靠阿波罗的小队难度太大。”

“只要牵制住就好。”狮子头男人再次盯了高潜一眼,“剩下的,就听天由命吧。”

冲击的队列在和战象在战场中心相遇后,立刻就像散了一地的水珠散了去,在化整为零地冲过战象群后,才重新凝结。而那群战象,则交给了后方的弩炮手们,继续之前的狂轰乱炸。

此刻罗马的半神们已经进入了沙盘上希腊队列的迷雾区,看不清战况如何了。

“拜托,拜托,”大背头男子趴在沙盘边缘,近距离紧紧地盯着那处仍在冒着各色烟雾的地区,口中喃喃,“远程掩护,重甲主攻,千万别忘了。”

高潜也紧紧地盯着那处,各色的烟雾像是翻滚的井水,不停地往出喷涌,而下方的战况不明,也不知那群攻进去的半神们此刻是死是活。而另一侧,那群战象,却已经快到了营门的边缘了。高潜脚下的土地已经感到了战象们沉重的脚步颤动。

锦州市惠民医院
开封市妇产医院
长治白癜风怎么治疗
治疗牛皮癣医院浙江哪家好
泰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