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品

天安假日盛衰老牌星级酒店引资不慎产权旁落编制

2020-11-17 08:38:46 | 来源: 饮品

天安假日盛衰:老牌星级酒店引资不慎产权旁落 - 服务商

当年与国际知名的洲际酒店集团合作后,天安假日酒店曾一度傲视武汉同行,如今,曾经的后来者们正一路高歌,而“天安假日酒店在整体装修和布局上已明显落后了”。300多名老员工面临失业危险,最终将新老东家告上法庭。

天安假日酒店

当年与国际知名的洲际酒店集团合作后,天安假日酒店曾一度傲视武汉同行,“那之后,万豪、香格里拉、最佳西方等国际着名饭店管理集团才陆续进驻武汉”。如今,曾经的后来者们正一路高歌,而“天安假日酒店在整体装修和布局上已明显落后了”。市场竞争激烈,加之经营不善,酒店不能按期偿还3.5亿元的欠债,导致产权和经营权旁落,300多名老员工面临失业危险,最终将新老东家告上法庭。

这是一桩公司间近十年债务纠纷的故事,也是一家老牌星级酒店因融资不顺由盛而衰的历史。最让舆论关注的,一是因外资股东方投资不到位导致欠债的酒店国有资产如何保值增值?二是那些忠于企业十数年的底层员工该去向何方?

武汉天安假日酒店 (以下简称天安假日),诞生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改革大潮中,是湖北省第一家由外资共同参与管理的四星级酒店。后因外方承诺的资金始终未到位,致使天安假日借款装修后无力还贷,与交通银行武汉分行(以下简称武汉交行)产生了一场近十年的债务纠纷。产权落入新主人手中后,又引发劳资纠纷,如今,300多名老员工将新老东家一并推上了被告席。

新账 老员工状告老东家

7月20日,入伏后的武汉燥热难捱,明晃晃的太阳下,矗立在汉口解放大道868号的天安假日酒店大楼如同一把利剑直刺苍穹。在酒店大厅二楼的角落处,已过不惑之年的吴秋林一边不断咳嗽,怎么硬说是“办了”呢?  2010年12月下旬一边向倾诉着自己的无奈。

“从1994年进酒店,到现在我已经在这里工作了17年。”他是天安假日酒店保安部的副经理。“他在这里干了这么多年,当年为了公务还受了伤,被劳动部门鉴定为8级伤残。”一名同事评价吴秋林。

6月9号,正是这位熟悉酒店每个消防关键点的老员工一纸诉状,将自己的老东家送上了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的被告席。另一个被告的是新东家武汉美联都市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联都市)。

“当初,美联方面口口声声跟我们承诺,所有员工级别和待遇都不变,他们只对酒店高管予以清退。”与老东家签有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吴秋林对新东家美联都市提出的要求表示不满,“今年3月份,他们给我们发了一个关于签订合同的通知,要求我们与公司签三年期限的用工合同。如果员工不同意,就要求三天内把工作交接完,然后走人”,他说,“通知下来后,我们200多名老员工集体签名一致反对”。

吴秋林提供给的一份落款为 “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致武汉天安假日酒店广大员工的告知书》中,如此写道:“本着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的理念,充分考虑员工的切身利益,经与权利人交通银行做工作,决定酒店所有在岗员工一个不动,包含各部门负责人,待遇按现有待遇不变,尽量适当提高”。

吴秋林在起诉书中,请求酒店支付经济补偿金68000元,补缴住房公积金,办理社会保险转移手续。7月13日,此案在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开庭,“当场没有出来结果,说是让我等”。

据了解,今年2月底,美联都市就下发了新签劳动合同的通知,争议期间,其一直按照最初承诺给员工保持应有待遇,直到7月10日,美联都市方面开始找员工们“谈话”,并停发6月份工资,“我们6月份一直在正常上班,有纠纷也是在7月份。”吴秋林说。

与武汉美联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俞政宏三次沟通,约好面谈时间,当日在其办公室外苦等一小时后,卡罗尔也命中三分对方却表示不接受采访。

旧怨 引资不慎产权旁落

今日落魄的天安假日酒店,也曾有辉煌的过往。作为湖北首家合资星级酒店,其当年一直是武汉对外接待的“窗口”单位。

“这里以前是一个废墟,周围就是一个城中村,我们入驻以后才逐渐把周围带动起来了。”天安假日酒店的创始人赵从钊向回忆,“上世纪90年代初,在市场经济改革创新的大潮中,我们是武汉第一家率先与外资合作的酒店”。

当年与国际知名的洲际酒店集团合作后,天安假日酒店曾一度傲视武汉同行,“那之后,万豪、香格里拉、最佳西方等国际着名饭店管理集团才陆续进驻武汉”。如今,曾经的后来者们正一路高歌,而“天安假日酒店在整体装修和布局上已明显落后了”。

天安假日与武汉交行之间的纠纷源于产权。

洲际酒店管理集团当年的投资承诺迟迟没有到位,1993年~1999年期间,急需资金进行高标准装修的天安假日母公司武汉天安大酒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安公司)向武汉交行寻求融资合作,经确认贷款本金及利息总计3.5亿元。上世纪90年代末,天安公司将酒店建筑物抵押给武汉交行以抵利息。市场竞争激烈,加之经营不善,酒店一直不能按期偿还这笔欠债,其《房屋所有权证》和《土地使用证》最终被“过户”到武汉交行名下。

2002年6月,武汉交行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天安公司腾退酒店房屋并赔偿其损失,天安公司则反诉要求法院确认 《以物抵债协议书》无效。双方数次交锋,直到2009年2月27日湖北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认为《以物抵债协议书》有效,限天安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从天安酒店腾退。对这一终审判决,天安公司方面不服,并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最高检予以立案审查。

对于这起因产权抵债引发的与武汉交行之间近十年的债务纠纷,7月15日,武汉天安大酒店有限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高层向坦承,“一直以来,我们都很感谢交行的支持和帮助,希望能走借钱还钱这条路,也多次找交行协商。这期间,我们也反复向各方面反映,请求和交行调解,但交行就是不同意。”他介绍,“我们也在努力还款,到现在还欠交行2.88亿。2010年上半年,我们找好了投资方,愿意投资4亿帮我们偿还债务和运营酒店”。

他还透露,“当年酒店土地所有权过户给交行的决议,公司董事会和股东会都不知情”,是当年接替赵从钊管理天安假日的吴姓负责人“私自作主,盖了天安公司印章而办的”。多方寻找该吴姓负责人核实情况,未果。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0年8月,与天安公司有着十余年合作关系的洲际酒店管理集团以天安公司已丧失酒店产权为由,率先提出终止双方合作协议,并要求天安假日酒店退出“假日酒店”品牌家族。

未来 “天安”品牌何去何从

这件事惊动了武汉市委市政府。在湖北省高院对天安公司与武汉交行纠纷作出终审判决后,去年12月28日,武汉市委、市政府召开由市维稳办主持,市委宣传部等十余职能部门及双方涉案单位参加的专题会议,研究确保天安公司腾退房屋一案交接期间社会稳定的方案。

次日上午,武汉交行委派的武汉美联都市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进驻并全面接管天安假日酒店,并作出三点承诺:一、保证所有员工照常上班,工资待遇在稳定的情况下有所提高;二、酒店现有设备和装修已经老化,将对酒店进行大规模全面翻修;三、将引进新的品牌管理层。

7月20日,来到天安假日大酒店,昔日的热闹繁华已难再现。吴秋林告诉:“以前生意好的时候,酒店客房的入住率都在70%左右,现在只有40%左右;原本酒店有400多名员工,现在只有300多名了。”

据武汉当地媒体报道,过去常租天安假日酒店3个楼层的大量外籍客人,近期也已陆续搬走。

至于目前酒店的经营情况,作为天安假日大酒店的新 “管家”,武汉美联都市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俞政宏曾表示,正在积极寻找管理品牌的介入。

天安公司相关负责人则告诉:“我们还是会更加努力地向各方面争取,拿回酒店的产权和经营权,还是希望和交行方面协商和解,因为酒店的价值远远不止这点钱。”这位负责人介绍,酒店建筑面积近4万平方米,“评估整体资产6.5亿元,其中空调系统就花费千万”。

数次与武汉交行相关负责人联系、沟通,对方未能接受采访。(每日经济)

TX运动
小腿部皮肤瘙痒妙招
年轻人会认知功能受损吗
什么食物跟避孕药相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