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品

吴新雄空降电监会接棒电力体制改革收购

2020-05-21 01:59:07 | 来源: 饮品

吴新雄空降电监会 接棒电力体制改革

又一名高官空降国家电监会,接力国家电改。

近日,中共中央决定,吴新雄任电监会党组书记,不再担当江西省省长职务。待实行组织程序后,吴新雄克日将正式出任电监会主席。吴的到来为电监会、电力体制改革带来诸多期待。

与第一任电监会主席柴松岳类似,吴、柴均由地方调任中央。

柴松岳担当浙江省长期间,主推乡镇企业产权制度改革,民营经济得以繁华。他改革的魄力和水准遭到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认可。2002年,朱镕基亲身点将,任命柴为电监会第一任主席。

在柴松岳任内,厂分离改革得以顺利过渡,但竞价上、输配分离几无起色。柴松岳在后来的回想中说:“我从地方到中央,本意想大干一场。但改革的阻力太大。”

自2006年12月柴松岳离任至今,国内电力产业环境并没有大的变化。现在接力棒传至吴新雄手中,其眼前的情势其实不乐观,一是电改几近停滞,二是电监会依然弱势。

吴新雄主政江西十年,其在江西颇具口碑,是典型的“强硬派”。吴本人虽非电力行业出身,但其对煤电、厂之间的利益关系了解。在今年的“电荒”中,江西亦为重灾区。在江西省长任上的吴新雄奔赴电厂、电企业调研。这为他就任电监会打下基础。

有分析人士称,吴新雄未在电力系统任职,他可以在电、电企利益博弈中抽身,更利于电改。再者,从目前的政策导向来看,电力体制改革年内将有新动作。这对吴新雄而言,是发挥拳脚的好时机。

知情者称,2季度“电荒”已引发国务院高层重视。国务院已对发改委作出指示,要求以标本兼治的方式出台措施,研究深化电价构成机制改革、协调煤电关系的治本之策。

6月3日公布的国务院批转发改委《关于2011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称,2011年将深入推动电企业主辅、主多分离,稳步展开电力输配分开试点,探索输配分开的有效实现情势。

因而可知,继厂分开、主辅分离方案以后,输配分开已进入国务院视野。国务院责成发改委、电监会、国资委、能源局、财政部、水利部等部门完成此项工作。

自2002年电改启动以来,电监会屡次对输配电体制改革展开课题研究和方案设计。相对其他部门而言,电监会在输配分开改革中理应有较大话语权。

根据电改“5号文”思路,输配分离是电改再进一步的关键。如若此项改革得以成行,那么发、输、配所以即使你优化到了第一名、售分开的雏形将构成,这也是电力体制改革的理想状态。

虽为国务院正部级直属事业单位,但电监会缺少实质性的职权,在推动电力体制改革中难有作为。吴新雄就任电监会主席后,其第一要务便是重新定位电监会、扩大电监会权限。

但在电监会的职能范畴内,缺少价格管理、项目审批、行业准入权限;其监管对象发电和电企业垄断权势不断增强,形成电监会当下的难堪局面。

近年来,电监会将主要精力集中于电力市场监管、电力安全监管、电力供需情势监测预警等方面。

同时,电监会致力于推动电力跨省区交易、发电权交易、大型用户直购电交易及电力多边交易。希望借此举培养电力市场,依托市场完成电力资源配置。但上述交易仍受当前机制牵制。

以跨省区电能交易为例,在实际运行中实际是由省级电公司或区域电公司组织的“挂牌”交易,即由电企业标定电价电量,由省内发电企业或区域内符合一定条件的发电企业向下竞价,报低价的发电企业取得该部分“额外”发电机会。

有电监会人士称,“这类机制本质上是不能协商的单边交易机制,乃至有部分交易电价完全锁定,仅通过‘竞量’肯定电量在发电企业之间如何分配。”

在实际运行进程中,电企业制定的“挂牌”电价仅考虑电利益,对发电企业利益并没有考虑,且不斟酌受电地区供需情势,即使受电地区供需的供电情势再紧张,送电地区发电企业仍要降价外送。

在计划体制下构成的电能交易制度、电价电量管理制度已难以与电力供需吻合,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淡化。最为典型的是,发电企业上电价受政府管控、受电端不能自主选择。

打破垄断,回归市场,这是电改的方向。

吴能否在乱局中横刀立马,一切尚待时间检验。但是,留给他的时间已不多了。吴新雄已届62岁,依照部级高官65岁退休的惯例,留给他还有3年的时间。

关键词:

吴新雄

,电监会

,电力

财金网
江苏都市网
宝宝不爱吃饭咋办
1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