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汤羹

一点一点往下坠

2020-05-22 05:49:49 | 来源: 汤羹

红日,一点一点往下坠,咕咚掉进山那边没了影儿。大半个月亮,悄悄地从灰暗的云隙里挤出来,仿佛是一个纯净的孩子,吃奶的劲使完了,不哭,也不闹,安静地蹲在光秃秃的柳树梢头。
世界上有个地方叫中国,中国有个地方叫卧龙屯,卧龙屯有三间青砖瓦房,三间青庄瓦房里住着牛粪。
牛粪是小名。身份证上,牛粪的名字叫牛得草。牛有草吃,饿不着。
然而,事实往往不遂人愿,牛粪却挨过饿。五九年那会,牛粪刚满十五岁。十五岁的牛粪有爹有娘还有爷爷。过了“三年自然灾害”,爹没了,娘没了,爷爷也没了。
不完全是牛粪命大,是爹娘和爷爷把稀饭、树皮、菜根省给他吃,才保住了牛家香火。
屯子里上上下下大大小小老老少少这个喊牛粪,那个喊牛粪。牛粪这名字,喊长了,也不难听。
牛粪是个勤劳的庄户人,白手起家,结婚生子,什么苦都能吃,什么罪也都能受,年轻时候像骡马一样出过了力,老了,常胳膊疼腿疼的。
苦难的日子,熬的时候觉得漫长,再回首也不过是一瞬。
转眼,儿女们如同小鸟,大了,翅膀硬了,有了诱惑,有了野心,各有各的理由,一个个远离了卧龙屯。牛粪就成了孤家寡人。以前牛粪吃过晚饭就睡觉,或者躺在床上看电视,看着,看着,睡着了。
牛粪知道知足,习惯了习惯了的一切——山山水水,鸡鸣狗叫,是是非非。所以,无论是谁,也请不动他到城里去享清福。牛粪常说:只要自己还能动,就不去受那份洋罪。
在乡亲们的眼里,牛粪是老实人。
可是,近来牛粪不大安分,心里像长了草,天寒地冻的,却不愿晚上一个人呆在家里,老盼着天黑。
天终于黑了。
吱吱呀呀几声,牛粪掩了门,慢腾腾向大梅家走去。
风,硬得像刀子。牛粪往衣领里缩了缩脖子,又缩了缩脖子,把一只手, 了另一只袖筒里。
汪汪汪……狗儿听到脚步声,在自家的院子里叫了起来。起初是杨三家的四只眼,接着是赵四家的断尾巴……牛粪轻轻咳嗽了一下,狗儿们就心领神会,止了声。
牛粪住在庄西头,大梅住在庄东头。
究竟两家有多远?牛粪细数过,两家隔着十八户人家,九条宽宽窄窄的巷子,还有一片空地,共计六百一十五步。
牛粪早早地没了老婆,大梅早早地没了丈夫。
多前年,牛粪还算身强力壮的时候,常给大梅帮工,他觉得一个女人带几个孩子,不容易。
大梅心里有数,常给牛粪与他家娃儿们缝缝补补,做些鞋子、衣服,觉得一个大男人,又当爹,又当妈,挺苦。
那时候,牛粪三十二,大梅三十一,俩人有鼻子有眼,不丑不俊的,能吃,能干,挺般配。
曾经,有明眼人在中间撮合牛粪和大梅的婚事。牛粪一百个愿意,大梅却老是推托:孩子还小,两家孩子多,在一起难免磕磕绊绊,别让孩子受了委屈。等等吧,再等等。
话传到牛粪耳朵里,牛粪琢磨琢磨,也是这个理。
后来,两个人时远时近,像亲戚一样走着,来来往往,相安无事。三十多年后,终于因为一天大梅生病牛粪前去探望,晚上为了照顾大梅没走仿佛有了故事。
那夜,调皮的月光悄悄地贴在窗棂上倾听,仿佛是七月七孩子在葡萄架下倾听牛郎织女的情话。
第二天,巴掌大的屯子里,大家很快都知道他们的那点事。开始,还有人说三道四,不久,大家觉得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孩子们大了,都远走高飞,老人有个头疼脑热,彼此好有个照应。
牛粪眼不好,鸡宿眼,晚上看东西模糊。不过,牛粪闭着眼也能准确无误地抵达大梅家。
大梅睁着眼,窝在被窝里,没睡着。当大梅支棱着的耳朵听到踢踏踢踏的脚步声,便知道谁来了。果然,门开了,一股寒风趁机也钻了进来,牛粪低声嘟囔,又没开灯!
开灯干啥?被窝暖好了,快进来,外边冷。
牛粪折身关了门,落了锁,摸索着坐在床沿,吭吭哧哧脱衣服。
被窝里暖乎。大梅朝牛粪身上偎了偎,像一团炉火,滋滋啦啦炙烤着一块生铁。
牛粪身子往外挪了挪,说,别冰着你。
大梅的身子,不依不饶地贴过来,说,我不怕。
牛粪不再躲,身心充满温暖与幸福。这一刻,牛粪想起娘,想到孩子的娘兰子。然而,一切都似梦境里绽放的花朵,来去匆匆。
怎么不吭声?大梅问。
没事的。牛粪回过神,用冰冷的手暗暗拭去眼角那莫名其妙的湿润。
冬天的夜,说短也短,说长也长。牛粪与大梅,有一句,没一句地唠嗑,尽是些陈年往事。唠着唠着,一个人睡着了,又一个人也睡着了。
鸡刚叫过三遍,大梅就醒了,牛粪也醒了。
大梅说,该回了。
嗯,该回了。牛粪应着,有些不舍。
大梅又说,快过年了,说不准有孩子要回来。
嗯。如果不方便,等他们走了我再来?
再说吧。我就怕你不在身边,我心里空,睡不着觉。说着说着,大梅觉得鼻子酸酸的,像钻了虫子。
有啥法子?我那一帮兔崽子也都是不同意咱俩的事。牛粪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大梅的后背,极像在哄一个孩子。
大梅说,你的老寒腿要多注意,七十多的人了,靠谁都不如自己有个好身子骨。
知道。你也多保重,白天常出去晒晒太阳,有什么事就吱一声……
大梅扭过头,抹把泪,叹了口气。
牛粪也叹了口气。
牛粪拉门开,外面亮亮的,飘着雪花,一片片,晶莹剔透,仿佛有了新年的气息。
两只灰色的麻雀,躲在屋檐下,蓬松着羽毛,喳喳叫。

共 197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写的是一个老人在冬天的夜晚,来到与自己相爱多年的情人身边,写出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和多年来为儿女们的牺牲,呈现了两人的感情之深,更体现了他们对儿女无私的爱。感人的佳作,值得品读深思,推荐共赏,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607270001】
1 楼 文友: 2016-07-24 21:16:59 这个小说是个沉重是话题。年轻时怕孩子受委屈,一个未娶,一个未嫁。临老了,各自的孩子们都不愿意。可怜天下父母心,可恨孩子太自私。一篇很不错的文章。赞一个。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7-27 19:14:17 谢谢文友,敬茶,问好!
2 楼 文友: 2016-07-24 21:17:0 这个小说是个沉重是话题。年轻时怕孩子受委屈,一个未娶,一个未嫁。临老了,各自的孩子们都不愿意。可怜天下父母心,可恨孩子太自私。一篇很不错的文章。赞一个。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7-27 19:15:11 谢谢老兄,敬茶。
 楼 文友: 2016-07-24 21:19:45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回复  楼 文友: 2016-07-27 19:16:00 谢谢编辑,您辛苦了!敬茶。
4 楼 文友: 2016-07-25 12:20:19 感人的篇章,父母为了对子女的爱,失去了多少。真情的爱,却难相守,使人深思,好作品,大赞!欣赏学习,问好贤弟1 农民,以种地和打工为生。爱好文学,休闲时搞点业佘创作,望多加批评指导。
回复4 楼 文友: 2016-07-27 19:16: 8 谢谢振英兄,敬茶,问好。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朱桂莲
北海妇科医院地址
下肢水肿怎么办
福建白癜风
白山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玉林治疗白斑的医院
海口白癜风治疗费用
泰安治疗白癫风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