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汤羹

特工储妃 第一百零四章 梨雨深深

2020-01-16 14:58:31 | 来源: 汤羹

特工储妃 第一百零四章 梨雨深深

满园的梨花,威严的将军府,连绵无尽的雨将天空洗得很是干净。徐徐的微风拂过,梨花被打落缓缓坠下,我站在醉卧亭静静弹着枫哥最喜欢的那首曲子。

梨雨为鉴,醉亭为媒,枫哥在这里对我说过将日一定要我为他穿上凤冠霞帔,然后他亲手将我从大红花架里抱出来。

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我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他在军营里职位低下,男人女人都欺负他。但是我却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倔强,我好奇地过去问他,“你为什么不反抗?”

谁知道他义正言辞地回答了我,说的话让我惊讶,也让我从此记住了他。

他说的是:“大丈夫志在报国,这点欺辱算什么?要是整天与他们计较这些,以后岂能成为鸿鹄之辈?”

我盯着他看了很久,笑着伸出手提过他手中的大桶,“我来帮你。”

他傻愣愣地看着我,似乎很惊讶我的举动,然后他的脸竟然红了红,那样子挺好看的。

“你叫什么名字?”他忽然问了我一句,我转念想了一想,故意话说一半,“池里的荷花。”

他思索一阵,“难道是芙蕖?芙蕖……真是个好名字!”

我愣了愣,轻笑一声,点头默认。

“你呢?你叫什么?”

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我叫祝枫。”

军营里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因为我是偷偷跑出来的,因为老是跟枫哥在一起,所以我也成为了被欺负的对象。

枫哥总是出现在我面前,为我挡下一切。我却从他身后钻出来,对他说道:“我不想躲在你的身后,让我跟你站在一起。”

他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感动地将我拉进怀里,“芙蕖,我祝枫何其有幸,今生能遇到你。”

我笑了,发自内心的开心,心里默默想着,我又何尝不是三生有幸。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一年,我和他一起上战场,参加吞并夷族的战争,枫哥立了功很是开心,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对我说他要娶我。

我点头,最大的幸福也不过如此了。

直到姐姐出现在军营里,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低声叫了一声,“穆菡。”

众人看着我和姐姐的脸才恍然大悟,有人惊恐,有人艳羡,但是我只有失望。

我就这样被她带了回去,从此禁足不再出门。

我数着窗外一朵又一朵的梨花,数了好多遍,甚至两年过去了。

有一天姐姐来到我的房间,开口问我,“你愿意嫁给祝枫么?”

我呆住了,下一秒便是满心的欢喜,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使劲的点头,“姐姐,我愿意的,我愿意!”

那时候姐姐看着我的眼神很奇怪,但是我沉浸在喜悦中无暇顾及。

我终于又见到了枫哥,我在醉卧亭的梨花下抚琴,枫哥出现在面前,他看了我一会儿,然后拔出腰间的剑随着我的琴声舞了起来。

琴音落,我扑向他的怀里,哽咽得什么话也说不出。

他抱着我,声音有些颤抖,“真好,芙蕖,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芙蕖……这个名字,好久没有人这样叫过我了。

我感谢上天,感谢所有的一切。

我如愿穿上了凤冠霞帔,被喜娘扶着进了花轿。胭脂与喜服红得耀眼,我以为我的以后也会像这鲜艳的红一样,但是,我却忘了枫哥现在不仅有我,还有君王的天下,战场的金戈铁马。

夫妻对拜的时候,圣旨到了,要枫哥立刻启程前往战场。我惊愕地瘫在地上,他掀开我的盖头,用极其复杂不忍的目光看着我。我的泪水顷刻而下,我抓住他的手,乞求地看着他,他却只是咬牙:“等我回来。”

在满堂宾客的无言与我的泪光中,枫哥踏上宝马扬尘而去,身上还穿着,那么好看的新郎装。

姐姐也走了,她是那场战争的主将。我却突然被晏贞女皇召进了宫,我不知道前面等着我的,竟然会是这样的血腥与残暴。

女皇让我为她制造一支尸蛊军队,我明白了她的野心,所以拒绝了,多次劝解无果之后,我遭受到了最残忍的折磨。

我的身体每天会被种下好几十种不一样的蛊虫,它们在我的身体里游走着,兴奋着,我生不如死。

支撑着我的信念只有一个,我要等枫哥回来,我还没有和他拜完堂,我还没有嫁给他。

六个月之后,我听说战争结束了,太好了,枫哥终于要回来了。

姐姐和伏羲的乾安王临乾将我救出了皇宫,我站在醉卧亭前紧张地等待着枫哥。

他终于来了,身上穿的竟然还是大婚那天的婚服,我哭着奔向他,抱住他,舍不得放开手。

但是下一秒他却倒下了,我的手心里是大片的鲜血,是枫哥身上的。

他让王爷带我走,带我离开千虞。

我惊恐地看着他,不停地擦拭着他嘴角的血,我哭喊道:“我不走,我哪里也不去,我好不容易等到你回来,你不能丢下我。”

枫哥笑了,和以前一样好看,“我答应过我会回来,也让你等过我,但是我现在却要跟你说,从今以后,不要再等我。”

他在我的怀里闭上了眼睛,鲜血与眼泪弄花了我的脸,我失声痛哭着,紧紧抱着他的身体。

可是后来,我还是走了,被王爷带来了伏羲,枫哥,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

我现在却又回到了将军府,回到了醉卧亭,眼前一就是满园大片大片的梨花,和以前一模一样。

我弹着琴,眼前似乎有枫哥把酒问剑的身影,余音绕梁,似画似梦。

渐渐的,一个红色身影清晰起来,我看得呆了,他站立在梨花树下,轻轻唤了声,“芙蕖。”

是枫哥!

心好痛,又有难以言喻的喜悦,是他回来了么?

我踉跄地走到了他的面前,手摸向他的脸,是温热的!

眼泪夺眶而出,“枫哥,你终于回来了。”

他抱着我,亲吻我的脸,“你为什么会回到这里?”

我愣住,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是啊,我怎么会在这里?

枫哥笑了,他说:“你不应该在这里,你的朋友在等你。”

“那你呢?你在这里啊!我要和你一起啊!”

“我不过是你的一个梦罢了,我早就已经死了。”

眼泪打湿他的衣裳,我拼命摇头,“那你带我一起走,我不要再离开你。”

“傻,你还活着,怎么能跟我在一起?”

我把头埋在他的怀里,笑了一声,“那我也死掉好了。”

枫哥将我拉开,神情充满着痛苦,“这些年你的世界里已经不是只有我了,你有乾弟,有那个白姑娘,小狐狸和盛府的朋友们。”

阿笙……我的心又痛起来,怎么办……怎么办……我要怎么做?

“芙蕖,你要回去。”

“那你呢?那你呢……”

“我一直在这里,一直看着你。”他将我领到琴边,“再弹一首曲子给我听吧。”

我坐下,深深看了他一眼,开始拨起琴弦。

大红喜服映在我的眼里,枫哥开始舞剑。

梨花飘散,花了我的眼,眼泪打落在琴弦上,发出凄凉的一个音调。

最后一个琴音落下的时候,枫哥不见了。

我跪倒在地,闭上了眼睛。

你还在这里,一直在我的心里。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预约电话
重庆皮肤病医院在哪里
安顺哪里治癫痫
贵阳癫痫病医院找哪家好
深圳看妇科的医院有哪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