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主食

鹤舞月明第八七章木缺

2020-01-24 20:28:49 | 来源: 主食

鹤舞月明 第八〇七章 木缺

第八〇七章木缺

“老凤,流星城我们方便,但木缺更方便,卧龙山脉对我们固然有诸多不便之处,但木缺这种人更不习惯,嘿嘿,以己之长攻敌之短既然办不到,就只好以己之短攻敌之短了,只要木缺比我们更短,就不算吃亏。关键就在于卧龙城要对木缺有足够的吸引力。木缺智谋过人,想骗过他不容易,但多谋未必善断,多智之人往往多疑,想吸引住他,还是有可能的,小红你説是不是?”

几年来,朱玉北对相关的人、事,包括自己的优势、劣势,在心里不知道来来回回比较了多少遍,思虑比凤如山要成熟、深刻得多。

“那当然了,小意思。哪里有我小红在,哪里就有无数的秘密,我保证木胖子打破头也想不明白,朱玉北,我陪你一起去龙头火山转转,火山,熔洞,真怀念落日沙漠的快乐时光啊,……。”

如此好玩的事情,小红当然是要凑凑热闹的。

做出让正常人无法理解的举动,那是小红的强项,也是它的本色,比如忽然由火山而熔洞而联想起落日沙漠,一般人就很难想通其中的逻辑。

那时候小红灵智未开,只是一个随时随地可能成为其他妖兽diǎn心的一阶寻灵鼠,以致被一名炼气期的小修士顺手捉来玩玩,还是占了尾巴上一diǎn红色的光,它现在还记得多少“落日沙漠的幸福时光”,甚至到底有没有“幸福时光”,朱玉北和凤如山都很明智的没有理会。

和小红讲逻辑、论道理,是任何人都要头疼的事,估计木缺也不例外。

“有道理。荒野猎杀,风餐露宿,我们总比一帮成天坐在屋子里搞情报、斗心眼的要强些。”

“玉罗蜂!嘿嘿,这把火,diǎn的未免有diǎn太大了吧!事情,慢慢的出了我们可以控制的程度啊!”

仅从与木缺的比较来看,凤如山不得不承认朱玉北确实比他技高一筹,但他担心的本来就不仅仅是木缺,他担心的是玉罗蜂。

先是七杀刀,再是玉罗蜂,无不取之于蓝冰岛之战的木启明,而此事知情者并非绝无仅有,至少邓腊和施茜是知道的。当然,邓腊不知道他的身份,只知道他是岐山境散修,但岐山境散修而有两名宗师级的漂亮道侣,凤如山明白,仅此一diǎn,只要邓腊愿意,查到他的身份并不难。而一旦查明了他的身份,把凤如山和朱玉北联系起来,再加上大黄蜂号、柳莺莺之死、七杀破刀和玉罗蜂,想通整件事情,并不需要太多的天才。

信息量决定人的思考层面。像一些草根阶层的八卦党天天拿着一些捕风捉影的消息津津乐道,指diǎn江山,还以为自己看得很远很睿智,而在那些深明内情地人心里,不免就要有轻视和鄙夷之心。

但是,这种差距的产生,其根源并不在智商或者情商上,而是在信息的收集和获得上,能比较全面地掌握情报的人,无疑是拥有了上帝视角,他们能做出比较合理的判断,实在再正常不过了。

这些人有了判断,随即再做出一些比较正确地决定,看到别人眼里,那就是惊艳的、深谋远虑地决定了,自然会随之产生一些高山仰止的钦佩感。

不过,真要有那有心人细细琢磨一下因果,却会现,所谓的深谋远虑,不过是在信息量上占了便宜而已。

而现在,血月联盟,无疑在信息量上很有优势,或者説,可能很占优势。

作为一个活跃在暗处的黑暗势力,凤如山从不会怀疑血月联盟对情报工作的重视,他相信木家的消息很难真正长时间瞒住血月联盟。这也就意味着,只要引起血月联盟足够的重视,整件事所有的相关信息,对血月联盟都不难获取。他们其实已经拥有了,一串串的信息珍珠,所缺的,就是明确意识到这些珍珠的存在,和把这些珍珠穿起来的那根绳子。

问题是,血月联盟会重视起来吗?

凤如山从不怀疑世上有太多的有心人。

而万一邓腊知悉或者説猜到了事情的真象,血月联盟的“正确决定”,对他和朱玉北、甚至碧水门和天元派、晓日宗,还可能是“正确决定”吗?

凤如山没有把握。

对血月联盟,他一diǎn也不喜欢。

流星城内的势力和木家之争,着眼diǎn只会是流星城内的利益,不会出岐崖境之外,不会牵连到碧水门或者天元派,当然,还有凤家堡,而血月联盟,显然并非如此。

邓腊本人,就是悬空寺的“弃徒”,一个拥有雷音钟赝宝的“弃徒”,作为四大级宗门之一的悬空寺,目光不可能局限于某一个境,华夏大6一盘棋的眼光和胸怀,悬空寺肯定不缺。而邓腊的所思所想,凤如山根本理解不了。

狂热分子,太不好打交道了。

不过此中变数太多,如此虚无缥缈的担忧,他却不好对朱玉北直言。

朱玉北没和血月联盟有过任何接触,很难理解血月联盟的行事和心态。

“木缺至少不能把他那一大群侍女全部带到卧龙山脉来,紫河血灵诀,希望真如传説中那样神奇,……。”

朱玉北知道凤如山一定会接受自己的方案。

凤如山不是小红,凤如山讲道理,至少对朱玉北讲道理。

……

“先是陶山明、尚纯纯,接着是荆飞羽,先是冒牌的七杀刀,接着是真正的玉罗蜂,先是生擒,接着是击杀,对手到底是什么人?想要什么?”

挥手让几名去龙头火山勘察现场的修士退下,木缺将自己扔在一张宽大的木床之上,伸手从一个白玉盘中拿起一枚金红色的灵果,张口大嚼起来。

施岳在龙头火山“意外”现了木雍明的尸体,其中颇多奇诡之处,施岳不敢也不愿擅作主张,以最快的度通知了木玉,木玉也不愿卷入木缺和木云欢的冲突之中,一边派人妥善保护现场,一边通知了木缺和木云欢。

其实木缺和木云欢之间,并没有特别值得一提的过节,不过两人同样修炼少有人问津的紫河血灵诀,相互之间,少不了互有攀比之心。木云欢虽然年纪比木缺大将近5o岁,结丹也早了近3o年,但木缺作为木家三杰之一,实在是个妖孽似的人物,不仅修炼天赋过人,更是阴狠多智,行事手段厉害之极,在同辈人中可谓光芒万丈,风头一直死死地压住木云欢。

木云欢既然能狠心修炼紫河血灵诀,自然不是一个甘于平庸之人,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可惜她无论修炼天赋还是为人处世的手腕,确实比木缺差了不止一筹,尽自心有不甘,也没有好办法,两人在不同的场合较量了几次,无论是明争还是暗斗,无不以木云欢大败亏输而告终。

如果一切没有意外,木缺和木云欢的故事,没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这样的故事,在任何一个宗门、势力中每时每刻都在上演。每一个万众瞩目的天才背后,都站立着数不清的心情郁闷的平凡人,正是他们的苦涩和无奈,才成就了天才们光芒万丈。可惜,生活,处处充满了意外。

郁郁不得志的木云欢,却提前一步结婴了。

接下来的故事就很平常了,木云欢衣锦还乡,想快意恩仇,痛快的出一口心中的恶气,但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木缺却不肯低头,半步不退,利用多年来培养的势力和木云欢对抗,居然不居下风,两人各有依仗,互有顾忌,一时间斗了个不分上下。

但两人毕竟都是木家核心人物,虽然互不服气,説到底还是争一口气,谁都不会去真正触碰对方的底线。

而木雍明身死,就是木云欢的底线之一,无论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是,因此,卧龙城,木缺是无论如何也要来一趟的,而且要给木云欢一个説得过去的解释,或者説,説法。

“老爷,近十年我们木家和血月联盟激斗了好几场,血月联盟手中应该有七杀刀的残骸和几只幸存的玉罗蜂,我看是他们先用七杀刀栽赃我们不成,又用玉罗蜂挑衅。”

木缺来卧龙城,带一大群侍女是不可能的,就是三大侍女,也只带了小琴一个,小琴见木缺又开始大吃,知道他心中拿不定主意,她自觉今日地位与众不同,不由开口説道。

“不可能是血月联盟。他们没必要这么做,挑动木家,或者是晓日宗现在和流星城正式开战,并不符合血月联盟的利益,虽然我们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但毕竟赢面较大。而且攻击我们晓日宗,血月联盟不会偷偷摸摸,他们巴不得天下皆知。这不是他们的风格,手法不会如此幼稚,荆飞羽也不好对付,血月联盟不会轻易去招惹暗夜流星。一定是另有其人,木雍明这个白痴,难道是,……。”

木缺并不介意借机指diǎn指diǎn手下的人,他也需要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可惜,木雍明之死,带给他的,除了巨大的压力和一大堆困惑,有用的线索,实在少之又少。

阳东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华山医院的地址
安阳有牛皮癣医院吗
菏泽权威妇科医院
沧州有男科医院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