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主食

怒剑龙吟 第四百七十三章 剑魔归来

2019-12-08 08:06:33 | 来源: 主食

怒剑龙吟 第四百七十三章 剑魔归来

老倪不可置信看着身旁的那人,一身紫边黑袍配上精致的金属面具,神秘中又添一丝威武霸道,特别是举手抬足间的那股气势,让他觉得自己与其的巨大差距,颤抖问道:“阁下……到底是谁?”

那人抬手拍了拍老倪的肩膀,淡淡说道:“之前晓璇对你太礼,我替她向你道歉。不过以后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既然我回来了,那么就绝不让她受到伤害。”

说罢,他扭头瞥向之前被威慑震退的二人,冷笑道:“一起上吧。竟然敢伤她,你们注定活不过今日。”

听到这些话,霍晓璇终于才敢相信自己之前不是出现了幻觉,那熟悉的感觉没有错,确实是他,这一年半来每个日日夜夜心里都想念的那个他回来了。声音,气息,样子,都有所差距,但是绝对不会错。

“狂妄!”

怒喝声中,鹰爪再度施展,那道身影在半空中被数道青色流光包裹,眨眼望去倒还真的好像是一只凌空扑下的巨鹰。

“给你后的机会还用这种不入流的招数,真是浪。”以剑魔身份现身的风韧冷冷一笑,右手一晃抽出星尘泪,剑锋扬起的瞬间,惊人的剑势化为凌厉寒芒掠过天际。

仅是眨眼的瞬间,巨鹰裂成两截,正中的人影在半空中一颤,身上剑痕处卷出的劲风将他整个人绞碎成虚。

一剑,足矣。

挥手间击杀一人,风韧目光扫向另外被飞剑环绕的那道身影,利剑一指:“轮到你了,可不要和前面那人一样。”

“哼,比剑吗?我可没有输过!”那人倒是没有丝毫惧色,抬手一招,七柄短剑绕成弧形飞舞,寒气飞掠长空。

“那么,你今天就要输了,连命一起。”风韧冷哼道,竟然连剑都不出,只是抬起左手一握,似乎有几丝难以察觉的波动从指间溢出。

霎时间,那七柄短剑悬浮在空中一滞,随后紧接着部剑刃倒转,朝着本身的主人刺去,临阵倒戈!

七道寒光从他身躯中贯穿而过,他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可悲的家伙,难道教他御剑之人就没有和他说过,遇上剑道修为的强者,断不可随意御剑吗?”风韧轻轻摇了摇头,也不管其余战团的情况,而是缓步走到了坐在地上的霍晓璇身前,俯下身子,柔声问道:“我来得……还不算晚吧?”

霍晓璇眼中两圈泪水在打转,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委屈,她呜咽说道:“你你你……你,你总算还知道要回来,知不知道我,还有很多人都很想你啊!”

说罢,她使出后的一点力气扑到了风韧怀里,抱着那具并不魁梧的身躯,却是感觉到了空前浓郁的安感。

有他在,肯定没事。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脸花了可就不好看了。”

风韧抚摸着霍晓璇已不滑顺都有点粘稠的长发,安慰之意很是明显,看得一旁的三人组目瞪口呆。在他们印象中,大姐头可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魔头,竟然还有被人抱在怀中哄的可能?

过了好一会儿,霍晓璇才停止了抽泣,仰头问道:“你戴着面具做什么,不想见我吗?”

“在外面事情太多,不隐藏身份都惹出些不必要的麻烦,我习惯了。既然你不喜欢,那么从今天起我不再戴了。”风韧随手便摘下了面具,一抛扔得老远。

谁知,看到风韧没有太大变化的脸庞后,霍晓璇倒是松了一口气,当她看到对方有一丝莫名时,连忙贱贱笑着解释道:“我还以为你被毁容了,不得已只能戴上面具。原来,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风韧噗嗤一笑:“天哪,你想哪里去了。好了,这个地方可不是叙旧的好场所。你先休息一会儿吧,我解决完这里的事情,再去陪你。剑一、剑三,保护好她,要是出了问题,你们应该知道后果。”

霎时间,两道迅捷的身影从远方战团中退出立于风韧身后,拱手行礼。

风韧轻轻将霍晓璇推给了银月心,同时还向她使了个眼色。随即,纵身一跃已至空中,十片凝形羽翼自背后展现力一扇。幻离的淡蓝色光焰中,身影已然远去。

“你们是?”霍晓璇有些疑惑地打量着身前那两名打扮几乎一致、同样带着面纱遮住了本来面貌的剑侍,不过却很是放心,因为这是他派来保护自己的。

看着霍晓璇依稀还有几分熟悉的面孔,银月心强忍住心中的兴奋,然而天空纹章与大地纹章的共鸣已经隐隐开始,二女同时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轻微异变。不仅是她们,就连还在激战中的风轻柔也是如此。

湮世阁妄图窃取主神之力的三大纹章,已然汇聚。

另一边,化为本体金翼鲲鹏的南宫峡撕裂云层从空而降,庞大的身躯瞬间挡在了交战双方的中间,双翼一振,爆涌的劲风硬生生将两边参战之人部震慑得后退数十米。

“金翼鲲鹏?拥有王族血统的魔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三目天狼大为吃惊,已经隐约感觉到了一丝血脉上的压制之力。他的种族虽然也是罕见,可是论如何也法与魔兽界地位崇高的八王族血统相提并论。

震惊的不止是三目天狼,风欣紫也很是诧异,不过在看到了南宫峡选择的是背对她这边后,心中微微有些宽慰……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有一道很是熟悉的气息来到了这里,另一边的战局已然得到控制。

转眼间,风韧的身影已然出现在风欣紫身侧,悬浮在半空中单膝跪下一拜,拱手道:“娘,我来得还不算晚吧?”

风欣紫笑道:“当然,很及时。这一位,想必也是你的朋友吧?好,很好。没想到时隔不到两年,你竟然成长了这么多,连我都有些看不穿你了。”

风韧起身,一挥衣袖望向对面以三目天狼为首的那批北庭域级强者,戏虐笑道:“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娘,今天就让我们并肩一战,好好教训一下这些自以为是的北庭跳梁小丑吧。南宫峡,你先挑吧。”

化为金翼鲲鹏的南宫峡一笑:“麻烦的果然还是要我来出手。不过别的太弱我可看不上眼,那边那个为首的家伙,现出你的本体吧。以人形的话,你恐怕在我爪下走不过三招。”

三目天狼顿时有些恼火,但是南宫峡所说的又却是事实。要是摆在平时,他绝对第一反应是跑。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他代表的可是北庭帝国的皇室威严,断然没有不交手扭头就跑的可能。奈中,只得仰头一笑,青色光芒暴涨在空中,褪去之刻,一只体型比金翼鲲鹏小上一圈,但是整体而言也有些庞大的天狼魔兽悬浮在半空。

“对,就是这样。用利爪撕裂一个体积差不多的对手,看着数猩红从长空哈落,那美妙的感觉很久没有体验过了。”南宫峡狞笑一声,两大巨大的身影顷刻间便纠缠在了一起。比起疯狂回荡的劲风而言,加可怕的还是魔兽间利爪撕咬的较量,纯粹的暴力美学。

“你这朋友,真是直接,不够够味。对了,韧儿你正面对上域级强者,没有问题吗?”风欣紫对于风韧的实力还是有些担忧,毕竟龙魂一脉的力量再是奇特,也很难逾越界级与域级的那道天堑。

风韧哼了一声笑道:“能不能,娘你看好便是了。要只是域级一重之人的话,我都可不是第一次对付了!”

话音落时,龙吟响起,响彻云霄,撼天动地的威势回荡在整座战场上,不少实力稍微弱些之人甚至已经被这威势压迫得跪倒在地,力再战。

清晰地感觉到了风韧身上与龙威洋溢一时共同暴涨的深邃力量,风欣紫大惊:“极致之暗?你怎么敢……”

“娘,你放心。现在的我对于掌控这禁忌的力量很是顺手,不会出事的。”风韧很是随意淡淡一笑,双眸中的漆黑色浓郁很多,挥袖间身影窜出,舞动着大量诡异黑影扑向对面一名北庭的域级强者。

风欣紫下意识点了点头:“既然韧儿你都这么说了,那么娘自然放心。诸葛长老,穆宇,剩下的那几个杂鱼,我们一起拦下吧。”

三人齐出,将剩余的五人部圈起。这一次少去了两个对手,其中还包括着为强横的三目天狼,自然压力大减。

对上了风韧的那名北庭强者起先还有些小觑之意,不过认为他之前的威势是虚张声势,不过在第一次交手时就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右腿被齐膝斩断,一切仅仅只是眨眼的瞬间。

手持星尘泪悬浮在空中

,背后的十片羽翼上时不时洒落下数点光焰,风韧不屑道:“下一招,你如果还是这样随意的话,失去的就不只是一条腿了,而是你的命。”

那名北庭强者忍痛喝道:“小子,别太狂!你竟敢砍我一条腿,我要把你大卸八块,方解心头之恨。”

“你的废话太多了,还是手下见真章吧!”

风韧冷冷一哼,左手五指摊开抬到胸前,舞动的五指很是灵巧,数圈火光旋转凝聚,紧接着又被一抹跃腾起的漆黑所覆盖住,不过从中爆发出的毁灭性气息却加浓烈。很,这些漆黑色的黯焱凝聚成一朵精美的莲花,华丽中却暗含着限杀意。

七品武学,炎莲净天!

“既然想正面碰撞,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域级强者的真正实力,小子!”北庭强者一阵咆哮,双掌划动带起数十道纤细雷芒电丝,隐隐汇聚成了一只紧闭的巨眼,悬在半空中,缓缓睁开。

广东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贵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

大名县人民医院

玉山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江西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薏芽健脾凝胶
小孩子不消化吃什么好
如何给小孩健脾
小孩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