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食材

隐妖 第二百二十章 你我都是无聊人

2019-10-12 20:40:45 | 来源: 食材

隐妖 第二百二十章 你我都是无聊人

那日钟茶薇在庭院看书,冬日阳光尤为温暖,比春日更为明媚,驱逐了本该有的寒冷,使人觉得惬意。钟茶薇实则觉得所看的书很可笑,太多凄凄惨惨戚戚的男欢女爱,心想人和人之间,何曾会爱得如此热烈又奋不顾身。

然而大许她一生都太过无聊,看尽世间一切事,所以剩余的生命只好以无聊做消遣。

有轻微足音踏着落叶而来,钟茶薇合上书,叹息一声,心想所幸无聊的日子总算到头了,今后日子恐怕激怀壮烈,恐怕让她从此无法平静。

林宗的影子遮蔽了她头顶的阳光,低头望着钟茶薇,说道:“你就是钟茶薇?”

声线是极漂亮的清亮,又有天生轻视他人的漠然骄傲。

钟茶薇抬眼打量这个男人,穿一件垂感极好的白衬衫,就连裤子也是孤冷高洁的素白,眼眉皆是极锋利淡漠的,像刀,身躯修长挺立,丝毫不肯妥协弯曲,在寒冷冬日下,比冬日更俊逸庄严。

于是钟茶薇笑一笑,道:“你终于来了。”

林宗同样打量着她,脸容又小又白,俏而艳丽,偏又穿淡青色长衣,长发任寒风吹乱,独独竟不显得乱,只因她太淡静从容,似乎风霜沧桑都应该与她无关,早被看成一场闹剧

林宗沉默片刻,说道:“看来传闻是真的,那么我问你,我妹妹在哪里?”

钟茶薇眨眨眼,面带微笑:“你妹妹在哪里,我怎么知道?”

“我看《五代史?冯晖传》有言,‘吾闻王氏剑,天下利器也’,之所以为天下利器,只因王氏剑能预知过往未来,看透他人宿命。”林宗说道:“你既然是王氏剑的主人,一定知晓阿紫在哪。”

钟茶薇哦了一声,哑然失笑道:“你堂堂一个妖怪,怎么会看人类的书?是那个人告诉你的吧?我自然知道你妹妹在哪,我还知道你来为何要来人间找你妹妹。妖怪不重父母,却重兄弟姐妹朋友伴侣,因父母长辈不能陪你渡过一生,比你们早死,而兄弟姐妹朋友伴侣却是可以。”

“可惜千年之前,你家族在妖界受世仇追杀,你母亲不得已以妖狐秘法使她肚子中的你妹妹投胎人间世,千年之后,你成为威震妖界一方的六尾大妖怪,而算算时间,你妹妹阿紫在这时会在人间重生。”

她黑白分明的眼睛转了转,又促狭地道:“可是,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

林宗说道:“你不说,我就会杀死你。”

钟茶薇微笑着道:“你杀了我,就更加不会知道。”

林宗沉默了片刻,说道:“那你什么时候说?”

“我心情好的时候。”

“什么时候心情好?”

钟茶薇想了想,说道:“我不知道,我似乎向来没有心情好坏的时候,只是觉得无聊,不如你就在我这住下?”

林宗再次沉默,然后说:“可以。”

“那么,现在送我回屋里吧。”

林宗看着她的双脚,赤着雪白的足,却软绵绵地倚在轮椅上,又看了一眼轮椅,微微蹙眉,回答简洁有力:“不送。”

钟茶薇似笑非笑地望着林宗,面上闪过一抹玩味,道:“那我心情就更不好了。”

“……”

不管如何,林宗在钟茶薇的家中长住了下来。钟茶薇的家在深山老林中,景色秀丽空灵,林宗本是妖怪,反而更习惯这样的环境。只是比较不习惯的是……要如何才能让钟茶薇心情变好。

譬如次日,钟茶薇便告诉林宗她就快要饿死了。

林宗微微挑眉,这个动作使他眉心那一簇艳红印记便如同在动,问道:“那么,你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钟茶薇道:“以前有个佣人照顾我,但我既然知道你要来,你们妖怪向来轻视人命,怕哪一天让你砍死了,于是我让他回家了。”

林宗心想既然生而全知的生命,果然很无聊,把所有事都看透,又安排得妥妥当当。却无意见钟茶薇红唇微扬,毫不掩饰地在无声讥笑,并且林宗一下子看清了她这笑容的意味。

你看,林宗,其实你不也是一样?我看透所有人与事,而你则看轻所有人与事,我尚且还要耗费心神去安排,而你随波逐流,潇洒又可怜。

实则我们两人都是无聊的人,根本不知道生来为何。

一百年和几千年的光阴,对你我来说,又有什么区别?人说时光浩瀚伟大不可抗拒,然如此漫长时光,竟根本容不下我们两人。

林宗心头有一种怪异感觉,定睛认真看了一眼微笑的钟茶薇,默不作声地离开了。

五分钟后,他再次走了进来,拂袖一甩,野鸡飞鸟野猪堆积成小山,均都死透,偏他衣裳片尘不染。然后他看着钟茶薇,不想钟茶薇竟以一种极可怜的目光也在看他。

“哼,都是荤菜。”她认真严肃地说道:“这样不健康。”

林宗不回答,又离开,五分钟后,野菜也成山。

钟茶薇皱着眉头说道:“这些菜不好吃。”

林宗有些恼火地道:“那哪些菜好吃?”

“山下有家菜市场,哪里的蔬菜才好吃。”钟茶薇对于他的恼怒没有一点敬畏之意,淡淡说道:“不如你下山去买?我把钱给你。”

“不用。”林宗冷哼一声,第三次离开。钟茶薇错愕地想,没有钱这只笨狐狸要怎么买东西?

她才开始想,林宗又一次回到屋里,这一次的蔬菜堆得比野肉野菜都要高,沉声道:“若你再不满意,我就杀了你,然后继续找阿紫。”

钟茶薇对于他的威胁依然无动于衷,只是眨眨眼,说话根本不在重点:“喂,你该不会……不给钱吧?”

“钱是你们人类发明最没有用的东西。”林宗一点都没觉得自己错,道:“天下万物,哪个不是靠抢的?”

“……”

钟茶薇目瞪口呆,忽然噗哧一笑,笑起来分外娇俏可人,林宗漠然看着她,似乎觉得受到了侵犯,冷声道:“你笑什么?”

“林宗……”钟茶薇眼眸明亮地望着他俊逸的脸,咯咯笑着:“你好可爱!”

“……”林宗虽通人类所有语言,但仍然不明白钟茶薇所说的可爱究竟是褒是贬,面容微沉,懒得理这古怪女子,伸手抓起一只山鸡,张口就咬。

钟茶薇惊叫一声:“你干什么?不准你这样吃!”

林宗果然停下,淡静望着钟茶薇,眼神钟茶薇轻易看得懂,分明是在说我怎么吃关你屁事?

钟茶薇却不恼,笑盈盈地道:“放开那只鸡,让我来!”

“……”

那是林宗第一次吃人类烹饪的鸡,钟茶薇的手艺尤为出众,虽然坐在轮椅上,然而无论刀法还是所用调料之精准,竟连林宗都颇为惊叹,暗想若她不是身患残疾,恐怕也是位极优秀的名剑师。然而他又细看着钟茶薇香汗密布的小脸,不由又摇了摇头。

御气最多不过二品三阶,实实在在是个弱鸡。

林宗剑眉微皱,对于自己判断失误感到古怪,又隐约觉得,这抹古怪或许并不只是因为自己的判断失误而已。

然而他在钟茶薇家中住的时日渐长,居然渐渐习惯,某日忽然惊觉自己已悄然变化。他学会了很多无用之事,比如下山买菜终于给钱,比如被钟茶薇半引诱半强迫得学会了烧鸡,从此之后,钟茶薇犯懒之时,下顿餐变由他代劳。

钟茶薇甚至有日唤他泡脚,他实在不明白一个妖怪为什么需要泡脚,然而望见钟茶薇雪白秀气的脚趾在热水中像条鱼儿一般动啊动,心中竟起涟漪,面容上明明带着骄傲冷漠,脚却伸进热水中,与钟茶薇细腻光滑的玉足挤在小小木桶上。

钟茶薇不如其他人类女子那样介意肌肤之亲,反而时有揶揄,取笑他:“喂,你脚上的毛真多,挺暖和。”

林宗冷哼一声,别过去脸,不与这个古怪蠢女人一般计较。

可是你看,堂堂林宗大人,竟连为了小事发脾气都学会了。

深秋到了最萧瑟的时候,满庭院都是落叶,有时狂风而来,便旋动飞舞,洋洋洒洒飘进走廊、屋内、天空。林宗望着这金戈铁马杀气腾腾的落叶,却在想,他竟变得耐心了。

那时他还并不知晓,其实他依然没有耐心,遇到不喜欢之事还是更愿意选择直接毁灭,而这份错觉下的耐心,只是因为……他并不讨厌。

不讨厌钟茶薇,不讨厌这样的生活。

有时竟连寻找妹妹的初衷都险些忘了。

这让林宗很警惕,又感觉很古怪,自从见到钟茶薇之后,就不断古怪。

这年秋天过得很快,转眼便入冬。林宗生命里已经过了一千三百多年,一个季节,本来就应该觉得不过转瞬。

然而他仍然觉得很快。

山间大雪飘摇,钟茶薇惧冷,常常在屋内燃一团炭火取暖,即便如此,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偏生她生来本该无聊安静,然而灵魂深处其实多动得不肯按捺半分,见那一团炭火灼灼再烧,终忍不住嘴馋,又唤林宗为她烧鸡。

不过一个季度,林宗的烧鸡已经做得比她还要好,这让钟茶薇更厌倦自己动手。

吃到一半,钟茶薇忽然说:“我想喝酒。”

语气像刁蛮少女痴缠着**撒娇胡闹一般。

林宗以沉默回答她,在钟茶薇刚一眨眼后便消失不见,不到片刻又如鬼一般得站在钟茶薇身后,认真凝重地问:“什么是酒?”

钟茶薇为之愕然,然后捧腹大笑,笑得花枝乱颤,有惊人的美,身上幽幽暗香也似乎被这种美灼烧,以致林宗错觉她肌肤有微热气息扑面而来。

钟茶薇写下三个字,递给林宗,说道:“去超市找这样的瓶子,上面有这三个字的便是,记得付钱。”

林宗仔细端详纸上的字,看了半响,平静地问:“这是什么字?”

“二锅头。”

长治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临沧妇科医院哪家好
泰州整形美容手术
长治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临沧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喜欢